黄坚新在展示他收藏的胶片电影。通讯员 冼余汉 摄黄坚新在展示他收藏的胶片电影。通讯员 冼余汉 摄

  深圳晚报讯 (记者 易芬 通讯员 李昌战) “我这房子就归它们住了。”今年52岁的黄坚新笑说。他口里的“它们”,指的是600余部电影胶片和23台电影放映机。走进黄坚新的家中,从卧室到客厅的铁架、地面都堆满了具有时代印记的老胶片电影,从《雷锋》到《猴子捞月》,从上世纪50年代的“乌克兰”型16毫米胶片放映机到70年代的“南京”牌35毫米移动式放映机,这一个个“铁盒子”和“铁家伙们”甚至在这三房一厅的房子里住不下,有的电影放映机已经转移到另一套房子里去了。

  童年记忆让他走上收藏路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国人的娱乐生活很贫乏,那时电视尚未普及,看电影成了倍受追捧的娱乐活动。也正因为这样,很多在那个年代长大的人,都对胶片电影保有一份特殊的感情。1965年出生的黄坚新也是如此。生产队每个月一场的露天电影,成了他儿时难忘的回忆。听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电影制片厂……”伴随着均匀的嗒嗒声,看着白色幕布上投映出一幅幅黑白画面和冲锋号声,他心里总有一种说不清的激动和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