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上半年,8家A股上市股份行新增负债仅为2813亿元,与2016年全年新增5.5万亿不可同日而语。

  “千方百计来发展我们的负债业务”、“主动地优化资产负债结构”、“推动付息成本的下降”,2017年中报季,五大国有银行高管用这些词汇来描述在负债端的策略。

  随着广义货币M2上半年降至近年来的新低,银行存款发生分化。加之同业监管收紧,倒逼股份制银行负债策略变化,尤其是同业负债成本抬高,对于中小银行负债端冲击较大。

  股份行同业负债剧降1.1万亿

  存款是银行最主要的资金来源吗?

  如果问五大行,答案一般肯定的;如果问股份行,2016年之前的答案是否定的。

  从资金来源看,银行负债端主要由存款、同业负债(包括同业和其它金融机构存放款项、拆入资金)、向中央银行借款和应付债券(包括同业存单)等四个部分组成。

  五大国有银行、股份行、城商行等获取负债端资金来源的策略各有不同。

  具体来看,五大行负债规模的增长仍主要依靠存款资金,2012-2016年,五大行新增存款占总负债的比重达69%;2016年、2017年上半年,新增存款占新增总负债的比重进一步提升到76%和88%。

  股份行则并不主要依靠存款,而是存款、同业负债、应付债券和向央行借款“四分天下”。8家A股上市股份行新增存款占新增总负债比重自2013年以来一直下降,近五年平均为47%,2016年猛跌至仅29%。

  但2017年上半年,股份行负债规模、结构发生巨大变化,原因在于同业负债暴跌。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2017年上半年,8家A股上市股份行新增负债仅为2813亿元,与2016年全年新增5.5万亿不可同日而语。其中,新增同业负债暴跌1.1万亿元,对冲同业负债暴跌的存款、应付债券、向央行借款分别新增7288亿元、5746亿元、1911亿元。

  这其中,罕有地出现数家银行存款和负债规模萎缩的情况。民生、中信、光大银行、上海银行负债规模减少1512亿元、2880亿元、16亿元、490亿元。存款方面,中信银行、民生银行、平安银行上半年存款分别减少1858亿元、591亿元、95亿元。

  从结构看,三家银行均为公司存款减少,个人存款增加。2017年上半年,中信、民生和平安的公司存款分别减少1962亿元、655亿元、526亿元,个人存款分别增加104亿元、67亿元、431亿元。

  “千方百计来发展我们的负债业务”

  受同业监管影响,银行同业负债暴跌。这使得银行转向存款和应付债券以获得负债端来源。

  但存款增速进一步下降。2012年至2016年,五大行各类资产和负债年均增长率比较均衡,存款年均增长率8%;8家股份制银行为13%。至2017年上半年,五大行、股份行平均存款增速分别下降至6%和3.3%。

  多家银行提出“力保存款”。

  “负债业务的增长可能在一个比较中长期的时间内都有很大的压力,我们正在千方百计来发展我们的负债业务”,建设银行副行长庞秀生在该行业绩会上表示,上半年存款增长的压力很大;个人资金投向更加宽泛,市场产品更加多样,对银行来讲有压力。

  “我们主动地优化资产负债结构”,中国银行副行长张青松表示,该行上半年公司存款和个人存款中活期存款的占比有两个百分点的改善,活期存款占比提升。

  有银行业分析师表示,存款加速流失是银行面临的重大问题,特别是目前资金面“紧平衡”持续,市场利率还有进一步上升的空间,银行负债端成本将承受上行压力。从流动性来看,五大行由于资金体量较大,业务运营相对规范,受MPA考核与银监会业务规范影响不大。

  一位股份行高管表示,今年存款压力很大,二季度起就有压缩同业的想法,但因为自营存款涨不上来,因此同业负债,包括同业存单也降不下去。后续同业负债的压降幅度还要看自营存款涨的情况。

  压低负债成本

  对负债端而言,除了扩大负债规模,更需考虑压低负债成本。

  工商银行行长谷澍表示,加强成本管理和负债端的优化,推动付息成本的下降。“我们坚持以存款性的负债为主要的资金来源,以低成本、稳定性的负债保障资产配置的主动性。上半年人民币存款的付息率比上年末下降了16个BP,这对于全行的利率也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我们会继续加强利率的管理,完善信贷布局,把握好信贷的投向,推动主动负债和被动负债的努力发展,努力把净息差稳定在行业较好的水平。”谷澍说。

  张青松表示,从负债端来看,国内过去两三年持续降息,受存款重定价的影响,中行在2016年更多地受到了负面影响,到今年上半年已经持续得到了释放,境内人民币存款成本比去年下降了12个基点,所以负债成本在下降。

  对于如何获取活期存款。招行高管表示,招行负债端一直具有比较好的优势,到今年上半年为止,公司存款中活期存款占比56.28%,零售活期存款占比到78.5%,这要比年初制定的预算预期好得多。

  庞秀生表示,发展存款的主要方向不是用价格,而是让账户更好用,客户有更多的资金流量进来,从而保证负债业务能有一个比较好的客户源和资金流。

  除此之外,则是布局高定价资产。

  谷澍表示,工行加快发展小微企业贷款和个人的贷款,这些贷款受利率市场化影响比较小。谢永林表示,不排除未来负债成本上升,但是净息差还是会高,因为资产更多的是高收益率的资产,所以不担心付息成本上升,更多担心资产结构的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