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投入的视频行业,还在不断源源吸引创业者进来。

  年轻人是短视频的主要用户,社群化、付费化、版权化以及生态化是短视频行业未来发展的四大方向。虽然内容付费前景值得期待,但是短视频商业化还处于瓶颈期,盈利模式仍集中于广告植入、电商变现。

  目前,问视、看鉴等一批新的视频内容创业公司,都开始主攻付费观看。在微信公众平台上,还涌现了大批教育和知识类的视频创业者,有的主打“三分钟教你做PPT”,有的专注于竞赛培训等等。

  艾媒咨询集团CEO张毅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付费看短视频是小众市场,用户量不会特别大,想要成为持续的商业模式还有较远的路要走。“对知识增量有帮助的视频,才有可能吸引用户付费。但是,对知识有帮助的短视频几分钟是讲不清楚的。我建议做短视频的创业者不要盯着付费模式来做。”

  视频付费之辩

  经过近两年的发展,短视频正在变得炙手可热。网易云音乐、陌陌等都在APP中添加了短视频功能。依托于新浪微博,秒拍移动全网用户渗透率达59.3%,排名短视频行业第一名。

  不过,在短视频领域,大多数的爆款视频和网红都是昙花一现,平台难以突破同质化、内容稀缺的藩篱。进入2017年以来,短视频行业进入精细化发展阶段,寻找更多优质内容并实现盈利成为行业竞争的关键。

  此前短视频业态是创作者基于个体兴趣,依靠个体或者小团队生产制作内容,生产的稳定性、中长期规划能力、商业化能力欠缺,如今涌现了一批头部短视频公司。在一条、二更等内容平台占领了生活、人物等短视频大热门类后,付费的垂直类短视频也掀起了创业的高潮。如音乐情感、文史类知识等等。创业的主体也渐渐从个体转向组织化机构化发展。

  8月30日,短视频平台三感video宣布完成2000万的A轮融资,由辰海资本及梅花天使领投。在此之前,文史类短视频平台看鉴获得了如山资本、海润昌资产等2500万元的Pre-A轮融资,公司估值上亿元。

  看鉴创始人李锋曾经在中央电视台工作多年,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以前做电视纪录片的时候,和观众的互动有滞后效应。互联网时代完全不一样了,可以做到对观众反应的实时监测。“付费用户都是有基础的,他们不仅仅是冲着谈资来的,也不是纯粹的对传统文化有激情,而是对系统性学习文史地理知识有渴望。”

  这一观点反映了付费短视频的实质,其实用户是在为知识付费,视频只是一种载体。

  收了Sola原创短视频董事兼总裁韩国强自己也是一名创业者,该平台主要制作艺术、设计及生活方式的优质视频,并提供免费观看。他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对用户来说,需要付费的视频唯一的价值是知识,观看视频本身就需要耗费用户的流量,是一种消费行为。如果还要为此付费,那一定是基于内容的价值,但是只是垂直小众的市场。“我认为视频的价值还是传播,而不是为了收费,付费短视频其实是个伪命题。”

  创业潮涌

  从专业PGC短视频制作团队,到电商产品短视频展示,再到媒体平台的短视频频道。短视频已经从平台,开始向各个领域蔓延,垂直领域正成短视频突破点。公开数据显示,在2016年,短视频行业有超过50家公司获得了投资。不过,全网的短视频良莠不齐,泥沙俱下的现象十分明显。

  李锋认为,付费模式可以进一步加速行业的淘汰和洗牌。“知识付费的爆发口,固然能带火一批新的创业者,但能分享知识付费红利的,一定是此前已在知识传播领域有所积累。”

  在李锋看来,有实力的平台一定在内容的输出和运营上,具备无可替代的竞争优势。除了自生产,版权也是付费知识领域的另一个壁垒。拥有优质内容的版权,意味着给自身再生产优质内容留下了很大的运营空间,而在文史地理领域,更是有大量长篇的优质内容,可以实现短视频化。

  随着资本持续进入、大量人才涌入,以及各平台扶持力度不断加大,短视频加上知识付费风口的到来,更多用户会接受。《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显示,2016年知识领域市场交易额约为610亿元,同比增长205%,使用人数约3亿人。只不过,行业头部尚未形成,以信息流平台为例,相比搜索引擎,移动时代的App很难一家独大。

  张毅认为,和教育相关的视频内容用户付费意愿更大。创业者还存在时间风险,从创立到规模化再到盈利,时间会比较长。另外,因为涉及到带宽、版权、内容,所以需要大量的资金,融资能力和资金也是考验。长期来看,知识内容的供给者一定是属于精英创作的结果,因此也只会是小众的生意。

  李锋判断,付费的道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大家都还在摸索,商业模式还需要更加清晰的定位。”因此,如何利用自身的能力,持续输出有价值的内容,构建一个带有过渡性质的商业模式,来支撑成本的支出,为自身的发展赢得空间,对于创业者来说十分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