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阶级如何渡过一个高配版的假期?看看哪款极限运动适合你。”

  这是“十一”假期的一则旅游广告。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在全民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极限运动在中国逐渐从极小众走向流行,“十一”假期中,不少人选择参加威海铁人三项、芝加哥马拉松或者去东南亚潜水。

  而另一方面,“我要上奥运”湖北省极限运动跨界跨项选才初试选拔,10月9日在湖北奥体中心举行。据了解,随着攀岩、冲浪、滑板、小轮车四个项目成为东京奥运会的新增项目,中国体育部门跨界跨项选材工作在逐步推开。

  北京极限运动协会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报道记者,小众极限运动成为奥运项目,为极限运动以正名。也有越来越多的体育公司在向极限运动领域进行尝试,资本的目光也在注视着这个领域,跃跃欲试。

  “随着国人体育消费升级的崛起,除了滑雪、马拉松等,铁人三项、攀岩、冲浪等极限运动产业也成为新风口。行业人士分析,运动不仅仅是健康,也是一种新兴的生活方式。”他进一步表示。

  消费升级下的极限运动

  北京市极限运动协会负责人告诉21世纪竞技报道记者,极限运动的项目较多,如:跑酷、滑板、BMX自行车越野、极限轮滑、速度攀岩、极限体能等20多种项目。极限运动与生俱来的观赏性、新奇性和挑战性,在90后、00后的崛起以及全民消费升级大背景下,吸引越来越多的受众参与。

  韩圆圆是北京某国企白领,她是一位极限运动爱好者,“玩”的项目包括铁人三项、马拉松、山地自行车和攀岩。

  据她介绍,目前山地自行车爱好者已经比较多,铁人三项也在被越来越多的人接触。攀岩依旧还是小众爱好者,攀岩馆数量目前也只是自然增长,因为攀岩场地太大,资金回收缓慢。

  另一位北京攀岩发烧友董斌则有不同的看法。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攀岩确实是小众运动,但玩两次就很容易着迷,他每周五都会去攀岩。他发现前两年北京的攀岩馆很少,现在增长很快,包括一些高校也都在开设攀岩馆,高校有不少优秀的攀岩人才,目前还有很多中小学生也参加攀岩培训。

  在韩圆圆看来,相对攀岩来说,铁人三项最花钱,但参加的人也越来越多。

  铁人三项赛是将游泳、自行车和跑步这三项历史悠久的运动结合起来,而创造出的一项户外体育运动。“十一”假期,2017年威海铁人三项世界杯赛暨威海超级铁人三项系列赛,吸引了来自34个国家和地区共计1328名运动员顺利完成了比赛。

  10月10日,组委会工作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随着越来越多的国人对铁人三项赛的重视,今年,威海还首次推出具有威海自主赛事IP的超级铁人三项系列赛,并增加超级铁三距离的比赛。

  超级铁三距离的比赛,意味着铁三选手们需要游泳3公里、骑行100公里、越野跑25公里,总距离长达128公里,设置关门时间为12小时。

  北京户外运动协会负责人表示,当下运动已经不是一种单纯以获取健康为目的训练方法,更是一种新兴生活方式的体现。传统的健身方式逐渐已经不能满足人们日益多元化的健身需求。而极限运动作为新兴的、年轻化的、新奇的体育项目,受到越来越多人们的关注。

  “入奥”=春天?

  2017年,攀岩作为十九个群众项目之一,成为天津全运会比赛项目。业内人士表示,随着攀岩列为全运会比赛项目后,开展这项运动的俱乐部多了,各个地方的积极性提高。

  而2016年的官方消息显示,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将新增四个项目——攀岩、冲浪、滑板、小轮车。为备战奥运会,国家体育总局决定,面向国内外跨界跨项选拔国家队运动员。最近一个月,国内多个省份开始面向全省开展推荐选拔活动,选拔优秀运动员。

  奥运加码小众极限运动,会给极限运动带来哪些新变化?北京极限运动协会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极限项目进入奥运会,是小众体育将逐渐登上舞台的表现。极限运动不仅仅是一项运动,同时也是人们生活的一种态度,是在消费升级过程中出现的一种文化现象。

  他还表示,极限项目进入奥运会是对项目的肯定,也是对从业者工作的肯定。同时,意味着反对年轻人参与极限运动的家长,和对街头文化排斥的人群对此会有一定的改观。他强调说,极限项目进入奥运会,对极限运动的发展具有巨大的促进作用。

  中央财经大学体育经济与管理学院副院长王裕雄表示,小众运动大众化的难度是比较大的,把小众运动纳入奥运会项目,能给小众运动带来多大的推广,目前还很难说。“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纳入比赛项目后,国家加大重视,必然会带动人才培训、装备等相关产业链的增长。”

  另外,消费者通过观赏奥运会赛事项目,会增加其对相应体育项目的熟悉度和参与度,这些都是潜在的培养消费群体。

  在他看来,部分小众运动对地理基础设施有一定的要求,不是所有的地方都能开展,比如说冲浪。王裕雄建议,部分地区可以将极限运动和旅游结合起来,发展地方特色体育旅游项目,适合当下旅游和体育消费升级的需求。

  至于小众运动产业怎么赚钱?他表示企业在小众运动的圈子里精耕细作,培养好用户黏性,有较大的盈利空间,比如举办一些小圈子比赛或者户外旅游等。

  在国家政策扶持方面,北京极限运动协会负责人表示,政府的政策帮扶存在地域性,南方对极限运动的发展相对来说重视一些,会有一些城市建成或在建极限体育公园,或者把极限运动融入到体育小镇的项目中,但是远远不到重点扶持的程度。而北方,可能和气候有关系,街头运动在冬季还是在一定程度上受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