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套地区将建“深港创新及科技园”。图中以深圳河为界右边为深圳,左边为香港河套落马洲。 南方日报记者 鲁力 摄河套地区将建“深港创新及科技园”。图中以深圳河为界右边为深圳,左边为香港河套落马洲。 

  新形势下,深港合作如何取得1+1>2的效应,市政协调研报告建议:

  深港合作由来已久,但两地经济实力和区域性合作模式如今却发生实质性变化。比较过去16年GDP数据,不难发现,深圳的生产总值2001年尚不及香港的18%,到2016年已是香港生产总值的91%。而深港传统的“三来一补”经营模式和“垂直分工”的经济合作模式也逐渐转变为“水平分工”。

  作为“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建设中的核心区域,深港日后必须有更高效的方式统筹资源、优势互补,才能取得1+1>2的效应。深圳市政协调研报告指出,当下跨境区隔在一定程度上仍然阻碍着两地人员、信息、资金等各种要素顺畅流动,深港合作体制机制有待进一步完善,仅能就面上的问题协商决策或就某一具体合作事项进行协议,在战略性、目标性方面显得不足。

  市政协调研报告建议,深港应共同制定发展实体经济的顶层设计,制定符合深港实体经济发展现状的整体规划和引入更多市场化操作的制度创新。同时,重点打造好河套和前海两个区域。并建议深港可共同打造“深圳南山科技园—福田保税区—落马洲河套港深创新及科技园—古洞北科研发展区”的“跨境创新走廊”,建设媲美硅谷的国际性科技研发中心。

  [现状]

  深港经济合作

  分工由“垂直”变“水平”

  由于地理位置相近,深港合作由来已久,但随着城市产业转型和经济发展,两地当下合作有了新形势。一方面,深港地区的经济实力和区域性合作模式均发生了实质性变化,比较深港两地过去16年的GDP数据,不难发现,深圳从2001年生产总值不及香港的18%,到2016年是香港生产总值的91%,总量上正接近香港,人均GDP水平也正和港澳地区缩小差距。同时,深港传统的“三来一补”的经营模式和“垂直分工”的经济合作模式也逐渐转变为“水平分工”。

  另一方面,深港优势有互补性,比如深圳在高科技领域全国领先,其GDP增长率大半来自新兴材料、IT技术、生物科技、海洋科技、太空科技、可穿戴设备、机器人等新兴产业,同时新技术注册登记量也已占据全国登记量的一半以上,进入到自主创新和向产业链高端发展的新时代。而香港拥有众多高等学府和研究机构,可作为深圳高科技产业的研发基地,进而也带动香港本地创新科技产业发展。

  此外,深港之间已逐渐形成了三层级的轨道交通系统,包括国家层面的高速铁路、区域层面的城际快速铁路,以及深港地铁网络的对接,便利的交通基础设施对接,这为两地未来合作打下基础。

  “香港一直是深圳重要的贸易伙伴,在经济、社会、民生、文化等方面都有着密切交流和合作。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深圳借助香港,吸引了大量资金、引进了先进技术、积累了管理经验和市场信息,让深圳实体经济异军突起;香港也通过和深圳及广东其他城市的紧密互动,连通了内地市场及生产要素,从而巩固了香港在金融、商贸服务、贸易物流、航运和信息领域的发展。”深圳市政协调研组认为,在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建设中,深港必须以更高效的方式统筹资源、优势互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