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香港已经是全世界唯一一个有两个“支付宝”同时在用的地方。来自内地的游客在这里可以用自己最熟悉的支付宝,而家在香港的当地人也能扫支付宝的“姐妹版”APP——AlipayHK。如今,香港已经是全世界唯一一个有两个“支付宝”同时在用的地方。来自内地的游客在这里可以用自己最熟悉的支付宝,而家在香港的当地人也能扫支付宝的“姐妹版”APP——AlipayHK。

  粤港澳大湾区的互融互通,如今因为数字经济被大大拉近了。这种力量既来自于像支付宝这样的“新四大发明”的普及,更契合香港人务实的内驱力。如今,香港已经是全世界唯一一个有两个“支付宝”同时在用的地方。一座城有两个支付宝,中国式移动支付的全球竞争力,正在这里凸显。

  一个香港屋邨的移动支付典型街区

  宝达邨,位于观塘秀茂坪东北部,前身是水泥厂区,21世纪后变身为香港房屋委员会辖下的公共屋邨之一。这片典型的本地人社区,是精打细算的“麦兜的妈妈们”的聚集地……所以当去年“双12”这天,当社区师奶杨太“扫一扫”只花一元港币就买到一只阿拉斯加长脚蟹时,对街坊邻居来说就好比上了一堂生动的移动支付“科普课”。在这一天,全港总共有1212个人将拥有同样的好运气,只花一元港币扫购总值6万港币的货品;而他们要做的,只不过是拿出手机打开AlipayHK的APP扫一扫。

  作为支付宝的姐妹版境外APP,AlipayHK(港版支付宝)自去年5月25日上线后,两周内的本港用户数就突破了十万。从大半年来的体验看,如今越来越多香港消费者开始像宝达街的居民那样,习惯用AlipayHK来扫一扫;反过来,本港中小店铺也体会到了这种无需安装POS机、只用一部手机就能无成本收单的好处。作为香港打造的第一个“无现金街市”,宝达街市从去年10月底落地,头两个月里用移动支付的交易次数和交易额就双双增长了50%。在宝达街市最热门的“环球海鲜”铺位,老板娘对此就有着质朴的看法:“海产生意双手都是湿的,再拿钱不免湿哒哒,POS机拉电线沾了水更容易漏电喽,如果你能用手机扫一扫,‘叮’一声就能埋单啦!”

  据悉,今年年内,全港还会有12家街市会像宝达街这样,全面推广“无现金化”。

  把二维码推荐给更多的香港老店

  “‘什么支付宝?我收现金最好!’”波叔说,这句话是一开始他向街坊们推荐支付宝时,遇到的频率最高的回应;但现在,连鱼蛋摊的老板娘都坐不住了,要叫波叔帮她查:“那个吱(支)付宝是咩?”穿着Polo衫,操着洪亮的港普,上世纪90年底在东莞做外贸当老板,后来又因为外贸不景气又返港“务农”,波叔说自己“穷过也富过”。而最近一次“被时代撞了一下腰”,就是因为支付宝。

  去年5月在珠海的一个小村子里,因为一个椰青他装上了内地版支付宝,返港正好看到登报的记者实测:AlipayHK快过Apple Pay,于是他果断加入支付宝的第三方地推伙伴,成为了一名“支付宝蓝”的地推员。靠着再熟悉不过的亲朋好友熟人关系,只用了两个月他就成功说服了元朗当地的70余户大小商家都来用支付宝,让不少从元朗入关的消费者大呼方便。开店的朋友多是50后、60后的同龄人,愿意接受吗?波叔说:“我会跟他们讲:用支付宝,看的是以后的生意嘛。以后儿子要接班你的生意,你也要有跟得上时代的新办法。”

  从最早的内地客熟知的美妆连锁门店SASA开始,到如今全港已有逾一万间大小商户都支持支付宝付款。对于香港商家来说,如今最看重支付宝的,不光是能拉来内地游客,更是一个让他们放心的推广和运营的平台。今年春节期间,在香港版“大众点评”OpenRice上,有家本土连锁粥店先拿出旗下9家门店试水,用上了支付宝和OpenRice的支付端以及商家平台,结果2月份这9家支持支付宝的门店销售额就有200%~500%的增长。移动支付浪潮不可逆转,让“购物天堂”香港如今就像“近邻”深圳一样便利。即使是身处这波浪潮里的香港小商户也有一样的感受,“世界在变,不论年纪大小,我们都应该跟上潮流。”

  香港第一辆使用支付宝的出租车老司机

  同样嗅到“无现金”商机的,不仅在零售业。开了36年出租车的黄永忠,也是一个典型的支付宝“地推者”。不过,和波叔推荐给熟人店家不同,黄永忠每天最热衷的是,不光是推荐相熟的同行,更多的还向陌生乘客推荐支付宝。“今年春节前,香港一下子多了千余辆使用支付宝Taxi,这对很多内地游客来说会感觉很亲切,对我来说,就是有更多同行来主动向我取经了!”

  黄永忠,既是全港第一个开电动车的出租车司机,也是全港第一个用支付宝的出租车司机。这个外形上已经两鬓斑白的阿叔,骨子里其实还住着一个贪靓贪新鲜的年轻人。说到和支付宝结缘,还要从去年上海车展的时候说起。这个香港的专职老司机,在上海的早高峰期因为打不到车,候车期间,通过与旁人的闲聊,结缘支付宝。回到香港,黄永忠立马把在上海下载注册好的内地版支付宝用到了自己的车上,结果一下子就拉近了和内地客人的距离。

  再后来,香港本地版“支付宝”——AlipayHK也很快落地了,于是他的比亚迪就成了全港第一辆接入两个“支付宝”的出租车。”这时候,再遇到香港本地乘客,他会推荐年轻人用支付宝坐车“因为有优惠嘛”,或者推荐年纪大的人少充点值试试看先(AlipayHK也支持充值消费)。在黄永忠的比亚迪里,“扫一扫”成为了他给内地乘客和香港乘客一样的推荐动作。

  “我们也要时髦起来!”黄永忠一开始就拉上自己所在车队的一百多位老同事,“潮流”和“安全”两个词,是他给老友们推荐支付宝的两个核心关键词。如今,在黄永忠和老伙伴们的一齐推动下,香港1/5的出租车可以用支付宝和AlipayHK付款了。到今年年内,预计一半的香港出租车都将接入进来。

  更多香港年轻人也愿意来“无现金”

  故事讲到这里,为什么都是“老港”在用支付宝、在推支付宝呢?其实不然,香港的未来不仅靠中年人,更靠年轻人。波叔的“金牌搭档”黄韦皓,典型香港90后。从香港理工大学信息安全专业毕业后,他没有选择一般香港人眼中的好职业:投身金融或者考政府公务员,而是选择了创业。这在大企业赢者通吃、创业氛围并不浓厚的香港,并不多见。而且和父母一直住在屯门的公屋里,创业对于他本是件冒险的事。

  黄韦皓说,之所以决意加入了这间主打本地收钱码推广的创业公司,看好的是这两年移动支付生活方式对香港的提振空间:伴随越来越多内地游客来港喜欢扫一扫,一年前只有大连锁、大超市才能用的支付宝;到现在,无论是打车还是去社区买菜,无论是缴电费、坐港铁去过关,还是去集印花、玩扭蛋机……都能用上支付宝。

  与此同时,还有更多的社会消费场景,开始在这种蓝色移动支付新方式上找到了便利。比如:香港的批发公司、医疗集团、旅行社,如今都开始用起了支付宝。甚至,拥有几万会员的本地工会,现在会费能很方便地用支付宝统一收;每天通过深圳各口岸到香港上学的上万“跨境学童”,他们的父母用支付宝扫专用码,就能很方便地隔空给孩子缴学杂费……

  数据显示:从2018年2月15日(年三十)至2月19日(初四),香港入境访客的总人数为1958026人次,其中内地访客达到了715424人次,是去年的4.3倍。如今,“支付宝蓝”们带来的内地移动支付生活方式,为粤港澳大湾区城市居民提供更为便捷的消费体验。而推动这一切发生的,就有波叔、黄永忠这样普普通通的老一辈香港人,还有像黄韦皓这样更容易接受新事物的香港年轻人,他们就像陈冠中在《我这一代香港人》中形容的:“我这代有了这样的全民共识:明天一定会比今天更好,因为今天确实比昨天好。”

  很快,伴随高铁和港珠澳大桥的陆续建成,香港、澳门和内地9个城市的距离会越来越近,粤港澳“一小时生活圈”大融通成为可能;与此同时,移动互联网浪潮也会让粤港澳大湾区里的人们,习惯用同一种姿势“扫一扫”。作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里不可或缺的工具和纽带,这股全球移动支付的新蓝色将更鲜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