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0日是一年一度的教师节,有向你的老师送去节日问候和祝福吗?

  正在读书或者已经走入社会的你,是否还记得那些教你如何过集体生活、管你“吃喝拉撒睡”的幼儿园老师?结束了繁忙的学校学习,是否还要走进琳琅满目的培训班“吃小灶”,那里的老师留给你怎样的印象?你是否又知道,有一群老师面对的学生有着各种学习障碍,教会他们简单的生活自理能力,就要花费巨大心血。

  在今年的教师节,笔者邀请来自特殊教育学校、幼儿园、课程辅导机构的三位青年教师,讲述他们的日常教学点滴和观察思考,也为每一位辛勤付出的老师送去节日的祝福。

  撰文:崔璨 孙颖 孛华龙 策划/统筹:刘丽 孙颖

  人物 刘国忠

  工作 深圳元平特殊教育学校教师

  残障儿童需要更多爱心和耐心

深圳元平特殊教育学校教师刘国忠正在上课。受访者供图深圳元平特殊教育学校教师刘国忠正在上课。受访者供图

  “刘老师,我要拿……拿15个本子。”一名身高约1.2米的卷发女孩急切地走进教师办公室,略微吃力地向老师求助。

  “好呀,我来给你拿。”刘国忠带着微笑,用温柔的声音回答。他随即起身,从书架上取出了15个本子,交给学生并顺势抚摸了摸她的头。

  卷发女孩患有轻度智力障碍,今年14岁的她看起来只有七八岁孩子的样子。像这样有着智力障碍的学生在元平特殊教育学校还有不少。刘国忠的日常工作,便是陪伴他们,提升他们的生活适应能力。

  从学校毕业后,刘国忠主动选择成为一名特教教师。在22年的从教时间里,他先后从事听力障碍儿童、智力障碍儿童和自闭症儿童教育教学,带过轻度、中度和重度智障孩子。

  这些特殊孩子,像离巢的小鸟一般好奇、孤独,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有些孩子要么在教室横冲直撞,打翻玩具和书籍;要么突然间情绪失控,哭闹着找爸爸妈妈;更有甚者,会直接把大小便拉在自己身上,不知所措地等着老师去处理。这时就需要特殊教育老师伸出一双大而有力的手,给他们无声的爱。

  刘国忠曾带过一名叫荣荣的“唐氏”小男孩,他不愿意吃饭,对滑梯痴迷到上课也不愿意下来的地步。对于智力障碍儿童而言,这种“调皮”实在是无心之举。“他们可能是没有玩够,可能是从来没有独自享受到这么好玩的东西,又或者他们还不理解什么是上课。”看着孩子开心玩耍的模样,刘国忠决定“放纵”他,任由他享受快乐。在这期间,却又去食堂把饭菜端到教室,继续远远地看着荣荣。等到荣荣玩累了坐到了滑梯下面,刘国忠走过去伸出手,满头大汗的荣荣便自觉地牵着他的手走进了教室吃饭。

  这是刘国忠和这些特殊孩子相处的一个剪影,类似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在每个教学日的清晨,刘国忠会去到孩子的寝室,与学校里的生活老师一起,帮助他们起床洗漱,带着他们去吃早饭、做早操,然后去上课。“教育这些残障孩子就像牵着蜗牛在散步,有爱心和耐心,不能急。”望着那些在操场上独自望天发呆的自闭症孩子,刘国忠平静地说。

  对于这些特殊儿童,元平特殊教育学校会分层教学。每个孩子的情况不同,这要求老师要熟悉每个孩子的特点,针对不同的情况做出专门的教学安排。对于正常孩童而言,10以内的加减法很快就能教会,但对于特殊儿童来说,老师可能教一个月都无法完全教会。偶尔刘国忠会有沮丧,觉得自己的付出没有得到回应,“但这种情绪是很少的,大部分的时间我都是幸福的。”

  每天从踏入校园开始,刘国忠就像男神一样被学生簇拥着,他的每一点变化都逃不过孩子们敏锐的眼睛。比如换了个新发型,学生会围着他说“刘老师,你好帅啊”;弯腰系鞋带也会被学生称赞,“老师你真棒!”有一个叫做新新的孩子,属于重度智力障碍儿童。他语言能力缺失,无法正常说话,但见到刘国忠,会用双手拖着下巴,做出花朵盛开的样子,用这种方式表达开心。

  “每当提到特殊教育,人们都会说,你们真了不起,那么有爱心。我想说,这群孩子的内心都十分纯净,他们带给我的远比我带给他们的多。”除却认可感,这些孩子还给刘国忠带来了职业上的荣誉——2015年被评为深圳市优秀班主任。

  作为一名男老师,多年的特教工作让他变得比女老师还有耐心、细心。“我现在也是一名父亲了,特殊教育让我更能够从家长、孩子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教育都是相通的,这些经验对我教育自家孩子也很有帮助。”

  去年3月,深圳成立了特殊教育指导中心,地点设在元平特殊教育学校。南山、龙岗等10个区(新区),也先后成立了区属的特殊教育指导中心。看到了社会对特殊教育的更多关注、支持,刘国忠内心欣喜的同时也有自己的思考,“社会的确是在进步,但还是有一些理解上的偏差。对这些智力发育障碍的孩子,除了要关怀,更重要的是帮助他们成长成才、适应社会。”

  在元平特殊教育学校接受教育的孩子,成年后会接受一系列的专业测试。如果达标的话,就意味着这些孩子具有了可以在社会上独立从事某些职业的能力。刘国忠坦言,特殊教育是一个综合性的社会问题,需要多方合力才行,社会除了关爱这些智力发育障碍的孩子,更重要的是接纳他们、给他们空间和机会。

  人物 豆翠莹

  工作 深圳实验幼儿园侨香部老师

  鼓励孩子以不同方式表达思想

深圳实验幼儿园侨香部老师豆翠莹和孩子们。孛华龙 摄深圳实验幼儿园侨香部老师豆翠莹和孩子们。孛华龙 摄

  9月8日,教师节前夕,豆翠莹收到了一份特殊的节日礼物,这是一张小卡片,上面工整地写着:“亲爱的豆豆老师,我上二年级了,现在不但是班长还是雷锋标兵,特此向您汇报,我想您了。”面对曾教过的学生寄来的教师节礼物,豆翠莹在朋友圈感言:“这是最珍贵的礼物,被惦记的幸福……”

  10年前的9月8日,从深圳大学学前教育专业毕业的豆翠莹,来到深圳实验幼儿园报到,这一待,就是10年。

  早起是幼教老师必须养成的习惯,每天早上6时,豆翠莹准时起床,7时从家出门,步行十几分钟到达幼儿园,开始一天繁忙的幼教工作。幼儿园不分科教学,豆翠莹会根据学校的教学计划,将每天的教育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条。上午她先带孩子们进行晨练,然后安排孩子们晨谈,剩下的时间组织孩子们进行户外活动和区域活动,中午午休后她会根据幼儿园孩子的特点,带领孩子们进行集体和分组户外体育活动、器械活动、智力玩具启发活动等。

  今年豆翠莹荣升为幼儿园中班年级长,并担任班主任,相比此前,她的工作量也多了许多。除了日常的教学和学生管理工作,她还要负责幼儿园常规活动的策划、执行。比如,前几天幼儿园举行的庆祝教师节活动,她就担任策划者和参与者,接连几个晚上在办公室赶方案,白天还要抽时间安排彩排事宜。

  在实验幼儿园,知识性的传授相对比较少,会更注重孩子习惯的培养和他们的情绪情感,让孩子们拥有健康的身心、良好的习惯、积极的情感等。而实现这些,主题晨会、节日庆祝会、家长老师“变形记”等丰富多彩的活动是重要平台。这些活动从策划到完成都需要幼教老师亲力完成,而且只能在白天教学活动完成后加班进行。豆翠莹和很多老师很少能在规定的时间下班,一般都会在幼儿园加班到晚上8时左右才回家。

  幼儿园的孩子年龄小,在生活方面需要老师格外关心,这涉及“吃喝拉撒睡”的方方面面。比如每天中午12时半,孩子们吃完饭,短暂的散步后,就会回到教室午休。引导37个孩子入睡后,豆翠莹几乎每5分钟要起身“巡查”,仅有的1个小时午休时间几乎是“碎片化”的。

  在教学方式上,豆翠莹以画画教学为例介绍,“以前老师们更加注重孩子们画得像不像、画得好不好。现在只要孩子们画出来作品,老师都应该用积极欣赏的眼光去看待,因为那是孩子内在思想的表达,这种美是值得被发现和鼓励的。”

  与孩子们朝夕相处三年,豆翠莹成为孩子们喜欢的“豆姐”“豆豆老师”,每年暑假,都会有“毕业生”找她聚会。孩子们的天真、纯粹也成为豆翠莹工作生活的重要动力源,喜欢孩子的她,希望一直在幼儿教育这条路上走下去。

  人物 李伟

  工作  学而思深圳分校少儿部负责人、资深数学教师

  见证深圳中小学课辅市场的壮大

  9月9日中午12点多,匆匆吃完饭的李伟走出位于上步中路四川大厦八楼的办公室,下到三楼学而思培优的一间教室,等待半个小时后将来这里学习数学的18名一年级学生。这是一个全新的班级,此前的一周,李伟不但要备好课,还要和这些孩子的家长们取得联系,提前了解每个孩子的特点。“投其所好”地跟进入教室的孩子们聊天、介绍自己尼古拉丝·李伟·村长大人的外号,孩子们咯咯大笑,在轻松的氛围下,2小时的数学课开启……

  2010年从北京大学生命科学专业毕业后,抱着作为考研过渡的想法,李伟进入此前他从未接触过的课辅培训行业,来到学而思深圳分校工作。“当时,一些人会觉得名校毕业去培训机构做老师,太将就。”李伟笑着说。

  在深圳的7年,李伟参与、见证了中小学课辅市场的发展壮大。“这个市场天然存在,只不过以前很零散,现在不少大机构崛起。越来越多家长也愿意把资源投入到课辅类培训。”有的课辅机构名额甚至出现“一位难求”,李伟也经常会被朋友问能不能帮忙找个学位。

  “博观约取,厚积薄发。”这是李伟在网络世界的签名。经过7年的积累磨炼,他成为一名资深的数学教师,有学生会“舍近求远”每周坐1小时的车来听他的课。同时他也是该机构深圳分校少儿部负责人,负责课程管理、教学教研等工作。他这样的全职教师,每周只有星期一一天的休息时间,周二、周三、周五处理行政管理事务,周四参加机构的集体备课,周末两天则每天要上4小时的课。而专职教师只负责教课,一般每人带6个班,课时量较多,每周有两天的休息时间。

  无论是全职教师、专职教师,所有老师每周都必须参加一整天的集体备课,无故不参加者会被辞退。这是机构了解老师教学情况并进行课程品质管理的一个重要渠道,也让像李伟这样的非师范专业毕业生迅速成长为机构名师。

  “深圳家长报课辅培训班比较理性”

  李伟这学期带的一年级数学有两个班,一个是尖子班、一个是提高班,每班18人。李伟记得,3年前他们尝试开设一年级数学课辅班时,报名者只有几百人,而今年报名人数已经上千。家长对课辅补习的需求可见一斑。李伟观察到,与内地一些城市主要为择校而报读课辅培训机构不同,深圳的家长较为理性,主要是希望孩子增加某个学科的优势,让孩子建立自信,以便让他们后续学习更主动,“与选择舞蹈、钢琴等培训是一个道理。”

  当然,升学季,深圳的家长也焦虑。李伟发现,在家长群,低年级学生的家长们会聊孩子在机构里有没有朋友、开不开心等偏生活的问题,但到了五六年级,话题就会集中在需不需要择校、学位房等上面。

  今年暑假,李伟刚刚送走一个六年级的毕业班,他还专门买了披萨和孩子们分享,镜头下每个人笑容都很灿烂。李伟曾经认为课辅培训就是要抢学生时间,让孩子不断“刷题”,后来了解他才悟到,这并不是“好办法”,最好的课辅机构老师是通过自己的课堂,让孩子们能够轻松学懂知识点,同时能够不讨厌学习甚至爱上学习,“这种逻辑可能有点怪,因为很多人会觉得学生在学校压力本来就大,课外还要接着学,会讨厌学习。不排除有些孩子被家长逼迫来上培训班,但我的大部分学生在课堂上还是很开心的。”

  目前李伟还加入其机构的“双师课堂”,希望通过互联网让优质课堂资源覆盖到更多学生。在他看来,课外优质培训机构的崛起,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推进中国的基础教育更快、更好发展,“这个行业有时会让人焦虑,但能够给孩子带来不一样的东西或者触动,也会让我很开心、很享受。”

  李伟的微信头像,是学生为他画的一幅漫画,画作本身则放在他的办公桌桌头。在这位1987年出生的年轻人看来,从事教育工作的人,必须对孩子、对教育有热爱,这也决定了一个老师究竟能走多远、对学生的影响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