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北京11月27日电通讯:“洋学霸”深圳淘“金”记

  新华社记者彭茜 彭勇 马丹

  缠绕的电线、闪烁的LED灯、堆积如山的电路板,深圳华强北电子市场如同肆意生长的电子森林。墨西哥女孩阿德里安娜·瓦斯格韦斯熟练地游走其间,寻找中意的电子元件。

  她把元件放在手心端详,感受它们的质感,如同在商场挑选一条心仪的裙子。

  电子市场八楼,是另一方天地。美国硅谷式的开放办公空间,工作台上散落着千奇百怪的零件和半成品,来自美洲、欧洲、亚洲等的创客在此朝夕忙碌。这是美国知名硬件孵化器HAX的深圳大本营。

  与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瓦斯格韦斯一样,越来越多“洋学霸”选择到深圳淘“金”。他们用从电子市场淘到的元件,打造出第一台原型机。

  深圳之于他们,是梦想实现的地方。

  逐梦硬件“硅谷”

  创客圈里流行一句话:“深圳不仅是中国的深圳,更是世界的深圳。”

  深圳正成为全球硬件创业者蜂拥而至的淘“金”地。每年1000支全球团队申请HAX硬件加速项目,最终30支获准来到深圳,享受免费办公空间、专家指导和十万美元种子资金。

  曾经,硅谷是许多创业者唯一的朝圣地。“那里的生态系统会自动增强你的公司、人脉和成功概率。”HAX创始人西里尔·埃贝尔斯韦莱说。

  “近来,我觉得深圳也是这样一个地方。你可以从别处来到这里,事情就会变得更好。这种情况就发生在深圳,这里就是硬件的‘硅谷’。”他说。

  这里有全球最发达的硬件上下游产业链、低廉的生产成本以及源源不断的人才。

  华强北商圈被称为中国电子第一街,众多电子市场是创客的原料来源,也是“点子库”。

  “我能从市场售卖的耳机、扬声器还有很多此前从未想到的东西中获得灵感。”瓦斯格韦斯说。她发明了一种面向上班族妈妈的可穿戴吸乳内衣。

  而深圳及珠三角地区的众多代工厂、加工厂、PCB(印制电路板)印刷厂,则让创客可以低成本、快速度完成从产品设计、打样到生产等全部流程。

  “在加拿大做产品原型需7周,成本1万元人民币。在深圳不到一周就能完成,只要2000元。”加拿大滑铁卢大学毕业生阿西夫·卡恩说。他正研发一种“万能”工业模具,通过电脑操控表面毫米级细针运动,瞬时变成各种模具形状。

  价格低廉意味着试错成本降低,卡恩说,这让他能充分尝试不同的新想法。

  注入中国DNA

  他们学会打开App叫外卖,他们习惯骑共享单车通勤,他们用微信和合作方沟通……“洋学霸”在中国式创新中酝酿自己的创新。

  “深圳的生活方式就是‘工作’,没有太多让你分心的事,对于初创企业是好事。”卡恩说。他刚学会用中文淘宝,便利的外卖、网购让他更专注于产品本身。

  埃贝尔斯韦莱说,外国团队要学习文化、语言等技能,被注入“中国DNA”。

  美国创业者威尔·卡耐因理解的“中国DNA”是自由与分享的创业氛围。他开发出一种移液机器人,代替生物工作者完成用吸管移滴液体的枯燥实验室工作。

  “我们Opentrons公司有来自中国的创新DNA。我们的产品采用了开源软件和硬件,这是来自深圳的灵感。深圳开放共享的创新模式是快速跟进新技术的最佳方式。”卡耐因说。

  深圳众多小工厂是中国“山寨”手机的诞生地。卡耐因认为“山寨”并非贬义,而是在前人设计的基础上,做得更好、更快、更有新意。埃贝尔斯韦莱则将“山寨”文化等同于软件界追求自由与分享的“开源”文化。

  总有一些对科技潮流嗅觉敏锐的工厂主,愿意为创客稀奇古怪的灵感买单,进行小批量、低成本的试验性生产。他们笃信这些奇思妙想中正孕育着下一个华为或特斯拉。

  联通深圳与世界

  旧金山,硅谷。

  经过在深圳4个月的加速,瓦斯格韦斯带着产品与其他20多支团队一起亮相HAX演示日。在深圳做出原型机并非终点,创业团队最终会向全球投资人推介公司和产品。

  “我们的产品帮助上班族妈妈更好平衡工作与生活,已收到很多美国医院的合作意向,”她说,“我特别推荐更多创客去深圳创业。”

  纽约,布鲁克林。

  当深圳的硬件团队调试机器人时,卡耐因正和纽约办公室同事制订新的销售策略,已有400多台移液机器人销往全球38个国家。

  “深圳这种‘开源创新’精神让产品在全球竞争中脱颖而出。”卡耐因说。他希望这种精神感染世界更多的人。

  深圳,华强北。

  卡恩正与中国当地合作方洽谈,他希望在中国成立合资公司,帮助一些中国企业提升模具制造的自动化水平,未来他的故乡加拿大也是目标市场。

  “一个由中外创业者共同建立的初创公司可以发挥各自所长,迅速扩展到全球市场,”埃贝尔斯韦莱说,“我觉得下一个真正的巨头公司将会是中国人与外国人的完美合作。”

  创业者们拥有不同文化底色,但速度、激情和勇于冒险是他们的共同语言。

  他们从中国市场得到启发,他们带着“深圳智造”走向世界。(完)(参与记者:李雄鹰、唐霁、毛鑫、毛思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