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记者唐志强 孙浩 金正

  有这么一家中国企业,在非洲品牌响亮,国内却少有人听过它的名号。

  这家企业从深圳起家,与这座城市一样,将创新作为自己发展的关键,赢得海外市场认可。

  曾有非洲人向朋友介绍:“这是个欧洲品牌,质量超赞!”

  每当这时,他们会说:“不,我们来自中国!”

  “隐形”的非洲手机冠军

  今年5月的一天,肯尼亚人约翰·卡里基走进内罗毕市区一家手机店,想给自己买一部新手机。

  在柜台试了半天,拍了几张自拍照,他决定入手一部传音手机。

  “自拍功能很强大,电池容量也大,不错,”他说,“有人跟我说这是法国货,不知道真的假的。”

  对顾客这样的误解,手机店老板詹姆斯·卡兰贾已经见怪不怪了。10年前,他店里卖得最好的就是欧洲品牌。

  “而现在,传音在我们店里卖得最好。”卡兰贾说。

  据国际数据公司统计,2016年,传音品牌手机销量占非洲手机市场总量的38%,排名第一。这意味着,非洲平均每卖出3部手机,就有一部是传音手机。

  今年3月,英国《非洲商业》杂志发布2016年度最受非洲消费者喜爱品牌百强榜,传音旗下的三大手机品牌均榜上有名。

  在深圳传音控股有限公司副总裁阿里夫·乔杜里看来,传音在非洲成功的原因在于“解决消费者的痛点”。

  “非洲消费者有很多差异性明显的需求,”乔杜里说,“拿拍照来举例,非洲人肤色较深,一般手机拍摄对于肤色较深的人种很难做到面部准确识别。我们大量搜集非洲当地人的照片,开展脸部轮廓、曝光补偿、成像效果分析,创造性地通过眼睛和牙齿来定位,同时加强曝光,发展出深肤色用户的美肤模式,帮助非洲消费者拍出更加满意的照片。”

  成功背后的深圳基因

  2006年,传音成立,两年后决定将非洲作为主攻市场。

  “那时候,非洲手机渗透率比较低。”乔杜里说,传音希望可以借助中国的手机供应体系,在非洲打造出一个有影响力的品牌。

  而传音起家的地方——深圳,正是中国最大的手机制造中心,产业链成熟完备,技术支持力量强大。

  “深圳支持高新技术、通信业和移动互联产业的发展,这为企业创新和智能手机行业的发展创造了非常好的环境,”乔杜里说,“这里的整个环境支持和高素质团队的积累,也为传音能够更顺利地开拓海外市场打下了基础。”

  2011年,传音在东非国家埃塞俄比亚设立了组装工厂。传音TECNO事业部高级副总经理俞卫国还记得,建厂后不久,当地政府由于对手机生产行业不了解,税收政策制定得不合理。为此,传音邀请埃塞俄比亚政府官员和行业人士到深圳考察。

  “他们非常吃惊。”俞卫国说,在深圳,手机产业细致的产业链分工、庞大的企业数量以及为带动就业发挥的巨大作用给埃塞俄比亚官员留下深刻印象,“他们看到了这个行业的机会和潜力”。

  考察团回国后,埃塞俄比亚政府调整了相关政策,扶持当地手机产业发展,传音在当地运营也由此获得更有利的政策环境。

  “今天的埃塞俄比亚相当于30年前的深圳。”埃塞俄比亚信息通信产业协会主席塞尤姆·贝雷德说,深圳这么多年的发展经验值得埃塞俄比亚借鉴。

  一起走 才能赢

  如今,传音在埃塞俄比亚的工厂雇了1600多名当地员工。

  24岁的亚历克斯从建厂之初就在传音工作。6年来,他从流水线工人成长为生产计划部门主管,收入从每月2000比尔(约合489元人民币)涨到超过1万比尔(约合2445元人民币)。在当地,这已经算比较高的收入。

  去年,亚历克斯来到传音位于深圳的工厂培训,回去后感慨“学到了很多”。

  “中国企业改变了我的生活,”他说,“在埃塞俄比亚,手机制造是新兴产业,收入也不错,很多人都想来这里工作。”

  在传音深圳总部和埃塞俄比亚工厂,都能见到一句标语“一起走,才能赢”。

  “中国人和非洲人一起作为一个大家庭来做这个行业,才可以发展得比较长久。”乔杜里说。

  目前,传音在埃塞俄比亚正准备继续扩大生产规模,加盖新的工厂。在全球其他地区,传音也在加紧布局,比如决定开拓印度市场,同时努力把在非洲成功的经验延伸到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等更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深圳的产业生态系统对传音前期的积淀非常重要,我们很感激有这样一个利于企业发展壮大的城市环境和政府政策,这里的人才优势也让我们能够迅速组建团队拓展海外市场,”乔杜里说,“即便10年过后,我们还是选择根植深圳,从这里走向全球,继续拓展更广阔的海外新兴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