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岛自习室。 受访者供图织梦岛自习室。 受访者供图
 正在自习的用户。傅梦颖 摄 正在自习的用户。傅梦颖 摄
自习室留言墙。翁安琪 摄自习室留言墙。翁安琪 摄

  深圳晚报记者 周婉军 实习生 傅梦颖 翁安琪

  一米宽的书桌,一盏灯,一摞书……在专壹自习室桃园店里,刚从单位下班的包瀚翔翻开了CPA(注册会计师)的备考教材,开始投入地学习。

  这个坐落于南山区田厦·翡翠明珠写字楼15楼的付费自习室,约100平方米的空间分为公共休息区和自习区。公共休息区内设置茶水间、用餐区和外卖放置区,打印机、咖啡机、寄存柜等设备一应俱全。自习区由低分贝区和静音区组成,整齐排布着带有隔板的连排桌椅,坐在里面的每个人都埋头专注于自己的世界。疫情发生以来,远程办公的需求量激增,自习室的一角又增设了讨论间与直播间,满足用户的多种需求场景。

  近年来,这样的付费自习室在深圳悄然兴起,不到两年时间就从1家激增至如今的76家(门店)。付费自习室“走红”背后的原因为何?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又该何去何从?近日,深圳晚报记者探访深圳多家自习室,从经营者、消费者等不同视角进行解读。

  寻求自我提升的年轻人成为自习室主力军

  自称“打工人”的包瀚翔目前正在利用业余时间备考CPA。怎奈家中“诱惑”太多,图书馆关门时间又太早,都不是理想的学习场所。一次偶然的机会,他通过网络搜索发现离家不远的地方就有一家付费自习室,便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下单了一张体验券。那一天,离开学校后久违的专注感又回来了,此后他便成了这里的常客。

  包瀚翔坦言:“来自习室的人学的东西五花八门,但最终目的是一致的,都希望通过学习,提高自己的社会竞争力,从而获得更多的自己想要的东西。”

  陈丰是一家科技公司的品牌经理,在自习室里常常一待就是大半天。他习惯将一天中最重要的工作集中在这段时间完成。陈丰也曾对比过公共图书馆和咖啡馆等颇受欢迎的自习场所,认为虽然自习室的单位成本高,但胜在设施齐全,环境安静,能最大限度提高他的工作效率。

  付费自习室“织梦岛”的创始人高杜告诉深晚记者,深圳付费自习室的受众以18到35岁的年轻人为主,从年龄层可以窥见背后是人们为保持优势、提升自我而努力的动力和热情。与其他城市的自习室主要服务于升学、考研人群不同,在深圳的付费自习室里,备考人群仅占三分之一,更多的是自由职业者或上班族。

  据艾媒咨询2020年发布的《中国付费自习室行业发展潜力分析》公布的数据统计,43.2%的消费者去付费自习室的主要目的为寻求属于自己的独立空间,其次分别为日常学习或工作和求职准备(考研、考证、考公),占比分别为40.0%和34.8%。

  自习室,不止是自习

  专壹自习室创始人彭雪娜告诉深晚记者,在初期调研中,他们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不少深圳的年轻人下班后会选择在车里待上十分钟,在相对私密的空间里享受一段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刘俊杰引用社会学中的“第三空间” 概念来解释这一现象。

  牡蛎自习室创始人刘俊杰说,“在城市生活中,家庭是‘第一空间’、公司是‘第二空间’,除此之外每个人都需要一个能让自己在繁忙生活中透口气的‘第三空间’。‘第三空间’的出现形式或许不同,它可能是咖啡店、图书馆、健身房,自习室自然也可以是其中的一种形式。”

  “第三空间”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物理上都是绝对属于个人的,走进其中,就像打开了“勿扰模式”,人们能够暂时抛开生活中的琐事,安静下来做自己的事情。

  因此在打造自习室的时候,刘俊杰选择了更加简约、休闲的装修风格,用大片低饱和度色块填充空间,并刻意留出了较为宽敞的公共休息区,甚至在一家门店里“种”上了树。

  彭雪娜称,自习室是一个相当包容和开放的场所。这里没有过多的规则,更没有复杂的社交关系,用户来去遂愿。相比起公共空间,彭雪娜更希望用户可以将这里当成自己的“私人领地”。

  一个进来容易留下难的行业

  付费自习室本是对城市公共资源的填补,人们对自我提升的迫切需求正为行业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养分。在深圳,付费自习室还属于新兴行业。

  从2018年1月,深圳首家付费自习室开业,市场供不应求,到从去年6月起,大批自习室纷纷涌现,几轮大浪淘沙后依然入局者众。刘俊杰认为,目前大部分自习室的经营者还没想清楚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这是一门准入门槛很低,但存续门槛很高的生意”,刘俊杰说,“有人觉得花2万块钱租间房子,摆几张桌子就可以开张了,这种模式本身是不可持续的。”

  刘俊杰经营的牡蛎自习室是深圳目前唯一一家坚持委派工作人员驻店的自习室,他认为这是保障用户体验,维持品牌形象的最佳、也是唯一方式。他说,“无人化管理固然能节省人工成本,但一旦细节上出现纰漏,接踵而至的中差评很快就能拖垮一家店。”

  与此同时,如今付费自习室的盈利模式普遍单一,导致这个行业有很明显的天花板。当全部座位都被租满,利润空间也就到头了。如何打破这个天花板,是自习室经营者们亟待解决的问题。

  不过对于自习室的发展前景,多位创始人均持谨慎乐观的态度,表示自习室的市场需求稳定,存在较大的发展潜力和空间。

  彭雪娜主张在提供基本的自习服务基础上探索多种经营模式,如利用场地优势开展带有社交性质的主题沙龙、桌游专场等。此外,与有关部门、地产商等展开跨界合作也被列入发展规划。刘俊杰则认为目前人们对付费自习室的了解和接受程度还不够高,这个阶段应当集中资源深耕一个产品,培养足够的忠实用户,这样才有资本去寻找别的切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