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自古以来男子以阳刚为气,女子以阴柔为美,但是对于家住在沙井的小林来讲,多年以来都被自己的双重人格所困扰,在家和外面的时候,他更是以两种不同的身份示人,那么这两种身份究竟是什么呢?

  解说:眼前这个身材高挑长发及腰的人,就是我们今天的主人翁小林,2014年年初小林只身来到深圳,凭借清纯的外表,他很快就找到了一份足浴师的工作,这一干就是一年,今年3月他像往常一样早早的就来到店里,接待了当天的第一位客人杨先生。

  小林:他就洗了个88元的(足浴),后来跟我说都是他以前的创业经历,还聊到一些关于家庭方面的,说他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一般客人到我们这边消费,一般客人都会跟我们说一些关于他自己的家庭或者感情方面工作上的事情,所以我们也很乐意跟客人聊天,他说的话我也没有太在意。

  解说: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杨先生是隔三差五就到店里来,点名让小林为他服务,没事的时候还会带上小林去喝喝茶,吃吃饭,几次接触下来杨先生也向小林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情,3月19号吃过晚饭后,杨先生提出让小林陪陪自己。

  小林:当时没多想,我以为只是去酒店陪他解解闷,到了酒店的时候,我坐在客厅看电视,他跑过来就对我猛亲对我动手动脚,把内衣解开,然后当时我捂住不让他摸,又开始脱我的裤子,我也没让他脱,他一直亲我,最后应该是发火了吧,他说叫我老实点不做也得做,做也得做,你没得选择,然后我就直接跟他坦白我说其实我是男生,他说你是不是人妖。

  解说:想必看到这里观众朋友也被吓了一跳吧,眼前明明是一个长发美女,声音也是如此细腻,怎么可能是男生,然而在小林的身份证上赫然写着性别男的字样。

  小林:我应该从小到大都觉得自己是女生,但是因为迫于一些外界的压力,还有一些亲人的眼光,不敢太表露在外面,不过现在一个人在外面,这边也没有我认识的人,我想这样可能我活得比较轻松点,因为之前我觉得我活得很累,在亲人面前要装那种所谓的男子气概,不能留长发,而且要跟女生一起嬉闹,还要去追求女生。

  解说:小林介绍,当天晚上他把这件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杨先生后,对方当场大发雷霆,不仅让他脱光衣服来验明正身,还拍下照片存证,称如果小林不支付一万元的精神损失费,他将采取其它的手段,让小林自己看着办。

  小林:他当时说这样一句话,他说你别把我惹火了,惹火我直接把你从九楼扔下去,其实我当时我想着,可能(自己)就死在今天了,当时我没多想确实挺危险的,我当时挺怕他的,他一开口说让我赔偿一万块钱,反正五月底之前一定要打给他,否则的话让我难堪,我现在比较担心的就是他可能突然会找些人安插到附近,可能到我下班的时候在附近,给我来个突然袭击。

  解说:从3月19号到现在杨先生是隔三差五就给小林打电话,还发来催款短信,这让小林的生活和工作都乱了套,无奈之下,小林希望见到杨先生跟他当面说清楚,彻底解决此事。

  小林:你能不能现出来见个面再说。

  杨先生:给多少(钱)。

  小林:因为你在我身上花了也才两千多块钱,你现在已经翻了五倍了。

  杨先生:我不可能跟你见面,这个事情我会交给其他人处理的,我不参与这个事情了,你给我打到账上,我就可以制止这些事情的发生。

  小林:如果我不给你钱你打算怎么做?

  杨先生:如果是那样的话,咱们就走着瞧。

  解说:不论小林怎么说杨先生始终不肯露面,无奈之下,小林根据先前杨先生提供的地址,来到他的工作单位,本以为在这里可以见到对方,可现实更令他吃惊。

  小林:这里有没有一个小型的拉链加工厂?

  工厂保安:你找谁?

  小林:杨某。

  工厂保安:不认识,他在我们厂工作吗?

  小林:他是那个拉链加工厂的老板。

  工厂保安:拉链加工厂的老板,我们这老板是外国人。

  小林:我怀疑他说的千万富翁是假的,可能他的身份也是(假的)。

  解说: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小林才彻底清醒,所谓的老板和工作地址都是假的,自己是完全被欺骗了,可对方在暗他在明,他担心杨先生真的会狠心报复,只能到派出所报案,对此律师表示杨先生的行为本身有收取钱财的目的,而且采取了对于人身安全名誉进行威胁的方式,属于敲诈勒索。而小林又因为自己异装打扮导致此事发生,只能说是因为违反了道德准则,并不具备民事责任。

  李军(律师):他所敲诈勒索的钱财,这个数额应该说还不能算数额巨大,那么通常情况下在司法实践里边,像这种行为是按照两年左右的这种刑罚,那么当然因为他还没有实际上得手,也就是说在法律上讲,他实际还在犯罪的进行过程当中,所以如果因此导致公安机关,对他进行抓捕或者对他进行惩处,那么这种情况下他只能说是一种犯罪未遂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