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

  “组建职业教育集团或园区”

  市人大代表刘颖建议,“学校要紧跟产业转型和企业人才需求变化调整专业设置,及时了解企业岗位需求与能力要求,按照企业的工作流程、岗位技能和综合素质要求培养学生。同时,学校根据自身发展需求和实际情况,除了与大企业合作,更应寻找合作意愿强的中小企业开展深度合作,从而实现互利共赢。”

  刘颖认为,职业院校还应将“互联网+产业”的产业发展思路,转变成“互联网+专业”的专业建设新思路,全面引入创新教育,通过校企共建创客空间等方式,培育浓厚的创新文化和宽松的创新环境,从而不断提高院校在校企合作中的发明创造及科研能力,为合作企业的未来发展提供新机遇。

  刘颖还提到对于“行业协会”的利用。“行业协会的参与能产生聚合效应,使学校与整个行业内各企业取得最直接、最快捷的联系,建议组建职业教育集团或园区,即由政府牵头,以高职院校和行业协会为双主体,相关企业、科研机构、中等职业院校及职业培训机构等广泛参与,按平等互利原则组建的职业教育合作办学联合体。”

  刘颖认为,目前深圳正在筹建的深圳应用技术大学校区,就可尝试组建以深圳应用技术大学及邻近相关职业院校、行业协会为主体的深圳东部职业教育园区,打通中职、高职与应用型本科系统培养技术技能型人才的渠道,探索构建现代化工人培养“立交桥”。

  此外,刘颖说,深圳高等职业院校(3所)数量与北京(23所)、上海(26所)、广州(39所)等主要一线城市相比,存在明显差距,而且主要面向理工和信息技术类职业教育,缺乏文科类、管理类等其他类型的职业教育。“因此,在推进新建院校建设过程中,可试点采取混合所有制方式,激发企业行业兴办职教的活力。”

  “通过地方立法健全政策体系”

  市人大代表王京东则提出,自国家《职业教育法》1996年颁布以来,全国已有众多省市相继出台了配套法规,但广东省和深圳市却迟迟未见出台。应利用特区立法权,制定一系列配套的具有可操作性的地方法规体系,通过地方立法对职业教育的办学形式和办学主体进行界定,明确政府、学校、行业尤其是企业在职业教育中的权责利。

  王京东还建议,应建立企业参与职业教育的标准体系,特别是企业参与职业教育的资格标准、职业教育人员的资格标准、专业教学标准、课程标准、人才培养标准等。同时,成立由政府、学校、行业协会、企业等相关主体共同参与的本地区职业教育监督评估机构,承担职业教育机构资格认定、职业教育人员资格认证,对职业教育合同审核、登记、执行的全过程进行监督等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