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老人相互搀扶着走过幽深的楼村麻石巷。赖远美 摄两位老人相互搀扶着走过幽深的楼村麻石巷。赖远美 摄

  走过有600年历史的麻石巷,与一座座青瓦灰砖木门的老建筑不期而遇。有时,陈桂斌会指着一座大门紧闭、门庭上长满了蓬蓬杂草的老房子解释,房子主人移居到香港几十年了。作为楼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陈桂斌在楼村旧村出生长大,对这里了如指掌。在拍摄记录片《寻找光明记忆》期间,他曾带着摄制组穿行在旧村小巷中,更加深刻感受到旧村保护的必要性。

  “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其他建筑拆了就拆了,也没什么可惜,但这个多有文化历史味道啊。”带着来访者走出旧村,陈桂斌抬头看着周围的农民房摇了摇头。在与旧村相隔一条马路的地方,是楼村的花园式统建楼。如今的楼村旧村,大部分能住的已经租给了外地人。石巷寂寥,旧村已逐渐成为一种记忆。

  楼村旧村是深圳众多自然古村落的缩影。据了解,光明新区现存44个自然村落。其中,传统民居39处,3323座,除了白花洞村、红星村为客家民居之外,其他均为广府民居。部分保存现状整体完好,有些仍有人居住,部分破败。光明新区共有61处不可移动文物。

  根据深圳市政协开展的“以创新提升深圳文化发展质量”专题调研中的“城市更新与旧村改造中历史文化遗存保护调研”结果显示,深圳市现存登记在册历史文化空间遗产仅有1116个,且大部分定级为非国有不可移动文物保护类型。一些暂无直接经济价值或暂未认知价值的历史遗产,因维护资金匮乏、大肆拆除,或造成不可预估的历史文化损失。

  城市化大潮中,城市更新正迅速改变着一个城市的面貌。如何切实保护好历史文化遗产,特别是那些尚未列入保护范围的历史建筑,正在成为一个越来越严峻的课题。

  撰文:柳艳 何鹏德 赖远美

  现状

  空置状态,保护利用不佳

  光明新区,有着不少具有典型代表性的古旧建筑。

  圳美社区的的德淳书室建于清乾隆年间,是光明新区不可移动文物,是深圳目前保存较完整的清代书院。麦氏大宗祠始建于明弘治年间,距今约530年,是深圳市目前发现的建筑年代最早、规模最大的祠堂之一。

  笔者了解到,目前光明新区有61处明确为不可移动文物,还未有市级文物。这些区级不可移动文物中,个体完全属于国有产权的没有,仅公明墟中有10多间房屋为办事处产权。

  除了定级的不可移动文物,还有大量散落在古村落或者高楼之间的古旧建筑。这些保护情况如何?

  在圳美社区的德淳书室,81岁陈阿伯抬起头,指着屋顶开始腐烂的房梁着急地说,砖瓦有些地方开始残破了,他希望能由政府相关部门来主导修缮一事。

  与德淳书室一墙之隔,是圳美村遗爱陈公祠。这座始建于明朝初年的祠堂,历经岁月侵蚀后因破败不堪,在2011年由该村的陈姓族人集资重修。祠堂横梁上的彩绘还显得十分鲜艳,地面铺上了水泥。在天井的两边各排列四个长满青苔的石墩吸引了笔者注意。原来,这是原祠堂的几根柱子基座。在重新修缮时,被施工方当作建筑垃圾扔掉了。后在相关文物保护专家提醒下重新捡拾回来,成为祠堂硕果仅存的老物件。

  一些私有产权的不可移动文物除了可能遭受到修复性破坏外,一个更大可能是彻底消失。深圳市史志办公室2017年深圳自然村落普查工作统计结果显示,全市共有1025个自然村。名录中大部分现已变为城市街区或城中村,全市10个区(包括新区在内)有600多个城市更新与旧村改造项目在实行,众多自然村落将面临拆迁或改造。这意味着将要甚至正在失去数量不少的珍贵历史文化遗存。大部分定级文物处于空置保护状态,保护利用现状不佳,造成巨大的空间浪费。

  在楼村旧村,总会猝不及地在老房子间遇到一批现代气息明显的新式建筑。陈桂斌说,2000年左右,不少村民将老房子拆掉了,建起这些新式建筑。

  不少老房子的墙上,贴着楼村居委会制作的“此房危险,请勿靠近”白底黄边告示牌。这些没人住,一把锁一锁了之的老建筑,正处于日暮西山的时光。“如果放任不管,可能等不来城市更新,房子自己就倒掉了。”陈桂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