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0日,著名陨石猎人、深圳大鹏新区侏罗纪研究会会长段维对深圳晚报独家爆料称,2017年12月他在深圳南澳寻到了一枚陨石,最近经过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新材料实验室的鉴定,有数项证据都指向这块石头不是地球原生石,更像一块陨石。若最终确认,则其可能成为深圳有史以来能够确定的首颗“本地”陨石。

  石头表面碳含量高

  段维告诉记者,去年8月19日晚上10点35分,他在自己位于南澳的观测点发现了一次陨石现象,随即就开始了漫长的寻找。不过找寻的难度非常大。南澳英管岭地区虽然不能说森林茂密,但次生林、人工林得到很好的保护,蕨类植物非常繁茂。段维第一个阶段经历了十天的酷热天气下的艰苦追寻而无所获,中间还有发现疑似碳质球粒陨石的乌龙。几个月之后他再次出击寻找,终于老天不负有心人,寻找到了一枚气印非常完整的陨石。段维根据经验判断,这正是8月19日所见陨落的陨石。

  记者昨日跟随段维来到北京大学深圳研究院新材料测评中心,看到了正在接受检验测评的这颗石头。这颗石头并不大,仅重11克,正面闪现金属光泽,有细微的波浪纹沿中线向两边展开,背面偏铁锈黄色。

▲段维正在观察这块石头。深圳晚报记者 杨端端 摄▲段维正在观察这块石头。深圳晚报记者 杨端端 摄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新材料测评中心正在检测段维发现的石头。 深圳晚报记者 杨端端 摄▲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新材料测评中心正在检测段维发现的石头。 深圳晚报记者 杨端端 摄
▲段维正在南澳寻找陨石。 周维 摄▲段维正在南澳寻找陨石。 周维 摄
段维发现的石头特写。 深圳晚报记者 杨端端 摄段维发现的石头特写。 深圳晚报记者 杨端端 摄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院新材料测评中心主任林海教授告诉记者,实验室从石头上截取了五个点,通过电子显微镜检测,五个点都发现了碳的大量存在。这块石头从表面看是燃烧过的,理论上碳含量不应该那么高。而且地球上碳含量这么高的岩石也不多,这些证据都指向这块石头不是地球原生石,而更像一块陨石。可以推测,这块石头之所以有这么高的碳含量,是由于其在进入地球大气层时,液态物质在高温高压撞击下形成了金刚石。

  段维介绍,而这颗石头迎风面气印完美,可以评估该陨石接近定向运动。背面表现的特征是陨石运行进入大气层后,由于熔点差异,裂解开来。可以推断这次陨落的陨石是一块不到500克的陨石。也可以推断,还有若干小块陨石碎片散落周围。

  寻找到深圳陨石源于内心情结

  据悉,“猎陨者”段维是一名资深天文地理爱好者,曾经以发现“深圳第一花”的早侏罗纪古生物化石闻名。他在南澳建立起了“深圳第一花遗址陈列馆”,并且长年累月在从小学到大学的教育机构中做科普推广。

  长期在新疆沙漠戈壁地带寻找陨石的段维告诉记者,深圳找陨石虽然路途不远,但深圳森林茂密,难度更大。常年在新疆的考察,他采集到了很多陨石标本,最大的重达2115公斤。其与众不同的地方在陨石主体表现是铁陨,其外皮却是碳质球粒陨石。另外,以液态坠落的陨石,是段维收藏的最大亮点。

  在寻找收藏陨石行走的过程中,段维始终笃信,在深圳一定能找到陨石,所以寻到深圳陨石是他的一个情结。

  大鹏半岛寻到陨石的几率更大

  香港知地矿产地质顾问有限公司的地质专家曾献源博士,听到消息后专门来到段维处考察石头。他认为从外形上看,这颗石头有很强的陨石特征。如果这颗陨石被确定,将对深圳和香港的天文爱好者都产生兴奋点,对于天文科普也将有积极意义。

  深圳市天文台天文部部长梅林告诉晚报记者,城市夜晚亮度高,人多地少等多种原因,都让陨石的观察难度很高。有民间爱好者在做陨石观察活动,但连续性不强。官方系统也缺乏对于陨石观测和陨石发现的记载。曾有爱好者宣称收藏陨石,但都是从外地带来,而在深圳本地发现陨石的说法此前尚未出现。

  段维表示,理论上讲,深圳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发现陨石。但在深圳大鹏半岛寻找陨石,机会更多一点。特别是侏罗纪海岸,这里有一亿多年的积淀,概率相对较高。如果有更多的市民感兴趣寻找深圳陨石,首先要学习陨石的基本知识。若要在深圳寻找陨石,穿戴普通的野外考察装备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