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啸童独自练习拳击技巧。邓啸童独自练习拳击技巧。
邓啸童在比赛中击败哈萨克斯坦悍将鲁斯特姆·伊思巴耶夫。 受访者 供图邓啸童在比赛中击败哈萨克斯坦悍将鲁斯特姆·伊思巴耶夫。 受访者 供图
邓啸童做热身运动。邓啸童做热身运动。
▲邓啸童的拳击手套已经用了3年,上面出现不少裂纹。▲邓啸童的拳击手套已经用了3年,上面出现不少裂纹。

  挥拳,抱摔,踢腿,擂台上两位拳手纠缠在一起,他一个闪身,躲开了对手的踢腿,做出一个无所谓的耸肩动作,现场观众瞬间沸腾。这是不久前在深圳莲塘举行的“兴攀杯·无界王者搏击挑战赛”现场。

  4个回合的比赛过后,穿着校裤的他以点数39:37战胜了来自哈萨克斯坦的悍将鲁斯特姆·伊思巴耶夫——这位有着26战19胜9KO(选手被击昏击倒,没有反抗能力)骄人战绩的拳击选手,同时也是中央电视台CKF(中国功夫搏击联赛)的金腰带得主。

  他站在擂台中央,被裁判高举起右手,场内欢呼声再次响起。他是邓啸童,一名深圳职业技术学院的大四学生,今年21岁。他戏剧般击败“金腰带”拳王的视频迅速在网络走红,但鲜为人知的是,他逆袭的背后是以搏击为纽带磨砺拼搏的成长之路。

  青春有搏击

  上擂台前,邓啸童虽做了充足准备,但心里仍有几分紧张。教练李五甲一边帮他缠手上的绷带,一边给他打气鼓励。教练叮嘱他,要和对手拉开距离,不要和对手紧身拼拳,利用腿长臂展的优势控制距离。

  邓啸童点点头,套上拳套,走上了擂台,按照教练的指导稳扎稳打。两次交手后,邓啸童发现,“金腰带”拳王似乎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可怕。自信开始慢慢回归。3个回合过后,两人打成平局,加赛一局。

  休息的空档,邓啸童观察发现,对手的体能已经开始下降。邓啸童既紧张又兴奋,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第四局开始后,邓啸童一个转身后蹬将鲁斯特姆·伊思巴耶夫踢岔了气。“可惜没有KO,被他缓过来了。”

  胜局还是由此锁定。邓啸童赢了。

  邓啸童手捧奖杯,接受着现场观众的掌声与欢呼,与博击有关的成长记忆却历历浮现在眼前。

  邓啸童从小在深圳长大,父亲是个传统武术的爱好者。受他熏陶启蒙,邓啸童小时候学习过一些武术的套路,主要为了“强身健体”。

  初中时,邓啸童无意中看了一场拳击比赛,时至今日,他已经记不清当时擂台上的选手姓名,但他却仍能清晰地感受到当时心中的那种震撼感。于是,一种想要去学打拳的念头在他心中悄悄萌生。

  真正有机会接触到现代搏击是在上高一的时候。那时,巨大的学习压力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朋友邀请他去学校对面的搏击俱乐部放松一下。也正是这一次体验,让邓啸童彻底爱上了搏击。

  然而,当邓啸童告诉父母自己要报名现代搏击俱乐部时,却遭到了妈妈的极力反对。

  “你要是敢去报名,以后就不要叫我这个妈。”在妈妈看来,搏击是一项危险系数极高且充斥着暴力的运动,她希望儿子可以好好学习,以后找一份安安稳稳的工作。

  尽管如此,邓啸童还是坚定地选择了搏击。他偷偷拿着自己的压岁钱去俱乐部报了名。

  回想起自己第一次练拳后的感受,邓啸童只有脑海里只浮现出两个字:很累。那天晚上,邓啸童进行了将近40分钟的基本功和身体素质练习。

  高中学业繁重,只有晚上才有时间去俱乐部训练。但每次“痛快的撸一顿沙袋”,和队友狠狠地打一次实战,压力就会卸下不少。2015年高考过后,邓啸童终于有大量的空闲时间用来练习拳击。

  2016年5月,邓啸童参加了他人生的第一场商业搏击比赛——昆仑决城市英雄。

  比赛当天,邓啸童的对手从健身教练换成了ACU全接触联盟的教练赖永杨。遭遇临时更换对手,邓啸童坦言,自己当时挺慌乱的。没办法,邓啸童只好回归内心,严格按照教练给他作的战术指导——大量的使用膝击,以此来克制新对手的拳法。

  “赢了!”邓啸童面露骄傲,那场比赛他以29:28战胜了对手。

  第一场比赛就赢得了胜利,这对邓啸童来说无疑是个很大的鼓励,也是给妈妈一个很好的证明。“把奖杯给她看过后,她也就没再当面反对过了。”

  但是,邓妈妈心里仍然很矛盾,一方面她仍然觉得这是一项很危险的运动,她得时刻担忧着儿子是否会受伤,另一方面她又深知儿子热爱搏击,过分的反对会剥夺儿子的快乐。

  最终,她选择了妥协,支持儿子的选择。“我只希望你开心。”邓妈妈说。

  “不是最有天赋的,却是最努力的”

  每次踢腿的那一瞬间,当对手倒下的那一刻,拳手们身体里迸发出来的那种力量美,都令在场的观众为之尖叫,为之疯狂。当胜利的光环笼罩在头顶,当所有人都在为邓啸童鼓掌的时候,没有人知道这胜利的背后他曾付出过多少汗水。

  在岗厦地铁站旁一个不大的训练场里,邓啸童对着沙包一次次踢腿,满头的汗水顺着脸庞滑下,滴在黄色的塑料板上,寂静无声。

  每天做素质训练、体能锻炼、打沙袋、对镜子空击,对大多初学者来说既枯燥又辛苦。邓啸童一开始对着沙袋“只有三分钟耐心”,后来可以连续一个下午都进行沙袋训练。

  “训练是一个磨练意志力和耐心的过程。”在日复一日的训练中,邓啸童学会了自我调节,每次练拳时他都保持一种身心的愉悦感。他每天对着镜子练习沙袋、空击,都能琢磨出一些新的东西,这样的成就感,让他慢慢沉淀下来。

  现在,他每天下午要进行两个小时的内围(一种纠缠跟搂抱之后的攻防技术)和实战反应训练,晚上则是和拳击教练郑亚文专项训练拳击。

  “没练坏过几副拳套的拳手都不是好拳手”,邓啸童笑侃,他的拳套看起来并不“高大上”,表面全是破损的痕迹。

  一旦有比赛,他就要加大训练量,从一两个月之前就开始准备。“一直练扫腿,练到后来,小腿上的汗毛都掉光了。”

  这次的“兴攀杯·无界王者搏击挑战赛”,邓啸童只有一个星期的准备时间。这一个星期内,他要将体重从75公斤降到70公斤。每天只能摄取一些蒸馏水和低热量的食物,同时还要保持高强度的训练和每天6公里的长跑。

  降体重的过程其实就是人体脱水的过程。在大量的运动出汗过后,人体应适当补充水分。可是为了降下体重,邓啸童必须控水。这个过程无疑是最煎熬的。

  正是因为这种坚持不懈的努力,让邓啸童在两年内有了10战7胜的好成绩。“他不是最有天赋的,却是最努力的。”教练郑亚文拍着邓啸童的肩膀对记者说。

  所有的光荣背后都有过伤口,邓啸童也不例外,可他本人对于受过的伤都不以为然。他曾陆续4次耳膜破裂出血,对此他也只是笑笑:“都是小伤,稍加治疗就可自愈。”

  只是体育工作者

  目前,邓啸童主要练习自由搏击。自由搏击和综合格斗最大的区别是,只能用击打对手的方式取得胜利,因此拳法和腿法尤为重要。

  自由搏击于上世纪60年代发端于欧美,在全球文化、经济等大范围交流碰撞和开放融合的历史背景中,逐渐孕育并发展壮大起来。自由搏击兼容并蓄了东方中国武术、日本空手道、柔道、剑道、韩国跆拳道、泰国拳,以及西方拳击和摔跤等武道的精华,是现代东西方武道文化和技艺结合的产物。

  虽然搏击在圈内人看来,压根和暴力扯不上什么关系,但是大多数普通人提到搏击时,第一印象就是暴力。这种刻板印象使得很多人觉得这是一项血腥的运动,搏击运动者是个施暴者。因此,在国内,搏击运动和跆拳道比起来,“热度差的很远”。

  即使是在深圳这个年轻前卫的城市,很多人也对搏击存在理解偏差。2012年,郑亚文和他的师傅在深圳开了他们的拳击俱乐部。

  “当时没什么人报名。”郑亚文回忆,当时大家一提起博击,都会觉得这是一项很暴力的运动,因为他们偶尔看到一些比赛,都会有一些流血的场面。

  “有次有个剧组找我们去做搏击的动作指导,导演问我为什么训练氛围不是那种生猛严肃的。”郑亚文说,不管国内还是国外,很多影视作品中都把搏击塑造成一种暴力血腥的运动,使得观众对于搏击运动的理解偏差越来越大。

  “我们不是暴力者,我们只是一群体育工作者。”邓啸童强调,它只是一种单纯的体育运动,和所有的竞技运动都是一样的。

  近几年来,深圳搏击俱乐部也逐渐增多,教练们把搏击和健身结合到一起,吸引到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参与搏击。

  又因为搏击健身可以起到塑身、减脂的作用,很多女生也开始加入到搏击健身的行列中来。“我们俱乐部有将近六成的女生。”郑亚文说,现代搏击的训练讲究在一个愉悦轻松的氛围内进行,在训练上也很讲究方法,受伤的几率很低。“我踢球受的伤比我练拳受的伤都要多。”郑亚文笑道。

  邓啸童回忆,他上高中的时候,国内唯一出名的赛事是武林风,等他考上大学后,国内的搏击赛事更多了,比如勇士的荣耀、峨眉传奇、昆仑决、昆仑决城市英雄等,包括今年的综艺节目《青春有搏击》。通过媒体和赛事的宣传,国内的不少人已逐渐开始了解这种运动。

  邓啸童希望,未来有一天,“人们能真正理解这项运动。”

  更加自信,更加坚定

  赛场上的邓啸童顽强、凶猛,但脱下了拳套的他,平日里却是一个文艺的小男孩,他喜欢独自一人安静地看书,空闲时还有欣赏一些有深度的电影。

  如今的邓啸童感谢自己当初的坚持。“我很享受练拳的过程,它磨炼了我的心智,让我更加自信。倘若我没有练拳,我现在可能会是个坐在电脑前打游戏的自闭少年……”邓啸童说,搏击带给他的改变很大,从前的他对未来没有目标,主要的消遣就是看漫画和小说。

  “场上是对手,场下是朋友。”在参加搏击比赛的过程中,他遇见了形形色色的人,也结交了很多朋友。除了深圳搏击圈里的人还有一些外地的搏击选手。和他一起训练的有一对双胞胎兄弟,他戏谑道:“现在我们像是三胞胎兄弟。”

  在同龄的拳手里,让邓啸童更加佩服的是阿跃。和阿跃的第一次实战就让邓啸童颇感惊讶,他第一次认识到什么叫天分和身体硬度。在身高和体重上都比阿跃具有优势的邓啸童,在那次比赛上却输了。不打不相识的两人下场后就互加了微信,现在两人在不同的俱乐部,却一直没有中断联系,偶尔还会相约打两局。

  搏击不仅扩大了邓啸童的交友圈,也锻炼了邓啸童的心理素质。从第一次变换对手时的惶恐害怕,到这次“兴攀杯·无界王者搏击挑战赛”面对“金腰带”对手的自信沉着。现在的他内心更加强大,意志力也更加坚定。

  “现在他更加自信了。”教练郑亚文评价。有时候输了比赛,邓啸童虽然会失落,但绝对不气馁,他会和教练们一起一遍遍地回放比赛的视频,找到失败的原因,争取做到更好。在他印象中,邓啸童一直是一个肯努力、有礼貌的小伙子。

  能在拳击的道路上能走到今天,也离不开他的教练们的用心指导。“他们都是我的伯乐。”邓啸童说。

  在训练过程中,教练李五甲一直陪伴着他。每次邓啸童比赛,李五甲都会在台下“喊破喉咙地”指导他,为他加油。“每次他给我们缠纱布的时候,大家就戏谑他,他缠的不是纱布,是他对拳手的希望和灵魂。”邓啸童说。

  和周围的许多同学相比,邓啸童很早就开始接触社会,也让他开始思考要给自己创造一个怎样的未来。

  马上就要从深职院毕业的他,报名参加“专插本”考试。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邓啸童不打算再报名参加商业比赛,每天除了常规的拳击训练,邓啸童将时间都投入到考试准备上去。

  “以后我可能会先找一份稳定的工作,但拳击肯定不可能放弃的。”对于未来邓啸童勾画过很多蓝图,但不管蓝图怎样变化,搏击一定在其中,从来不会缺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