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之下,视频直播平台涉黄现象得到了有效遏制。但记者调查发现,直播平台涉黄近期又有新变种,开始向音频直播平台蔓延。

  音频直播平台暗藏“特殊服务”

  在一些音频直播平台,“磕炮”“开车”“磕泡泡”等是提供涉黄语音服务的代名词。

  一名提供此类音频直播服务的主播告诉记者,电台里公开“磕炮”是为了聚人气,收入主要来源还是一对一“私聊”,一般20分钟要价50元,用户也可“订制服务”,但价格更高。

  “平台抽成超过一半,每天直播3小时左右,1个月到手过万元问题不大。”该主播说。

  除此之外,记者在多个音频直播平台发现,涉黄音频直播常常打着“交友”“脱单”的幌子。

  在Hello音频直播平台的某个交友直播房间内,房主告诉记者,只要支付一定的房费后,房内在线的8名女性主播可以“任意带走一个”,私下进行有偿音视频服务。

  此前,有媒体报道荔枝电台等音频平台出现教授如何“磕炮”的语音片段、“打色情擦边球”的广播剧等低俗内容。对此,荔枝音频平台表示,将“严厉打击涉及未成年人的低俗节目内容”,并对ASMR(注:“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通过各类模拟音效缓解人的精神压力)类节目进行全面整改。

  谨防涉黄网络音频向未成年人伸出“黑手”

  Hello音频直播平台相关负责人在给记者的回复中表示,其用户来源90%是大学生和刚进入社会工作的年轻人。

  记者在手机市场中搜索“语音聊天”,下载了18款语音交友APP,发现没有一款需要实名认证,大部分APP甚至无须手机注册,直接绑定QQ或微信即可登录。

  中山大学社会与人类学院副教授裴谕新认为,涉黄音频直播影响和危害最大的还是未成年人。长期从事网络音频研究的中国传媒大学艺术研究院教师魏晓凡认为,不论是ASMR还是有声读物等本身并不带有猥亵性质。它们契合了当下一些人利用碎片化时间学习和娱乐的习惯,使用得当可以带来很多益处。“应该权衡如何在不误伤合法内容的情况下进行监管。”魏晓凡说。

  平台监管应创新手段形成合力

  面对五花八门的音频直播,平台如何监管?

  “从技术角度上来讲,对音频直播平台的监管可以通过人工智能实现。”科大讯飞研究院院长胡国平说。

  但胡国平认为,这需要两个前提,一是人工智能在“遇见”涉黄音频的时候能够自动识别。目前,相关技术已经成熟。其次,平台能否合作,愿不愿意接入数据流。如果数据流加密或经过处理,监管就无法实现。胡国平表示,平台监管应创新手段形成合力。

  “当前,大平台违规现象较少,但大量小平台合作动力又不足。除了单独开发监管系统费用高昂的原因外,这也涉及平台的营利。”胡国平说。

  (据新华社上海6月11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