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创/深圳商报记者 蒋荣耀

  你知道深圳最早的别墅区在哪儿吗?

  位于罗湖区爱国路和怡景路交汇处的怡景花园别墅区,是广东曲仁红工矿务局在深圳成立的红工建筑安装工程公司1983年完成修建的。独栋带花园两层半别墅,一栋别墅有多间卧室,大厅带会议室,院内可停3部车,豪宅规格在当年名噪一时,售价为20余万港元。

  当时国内很少新建如此豪华规格的别墅,对于建设者来说,不仅是观念上的变革,也对建筑施工带来很大的挑战。在深圳经济特区即将迎来40岁生日前夕,记者在一家茶室见到几位上世纪80年代“老建安”人,他们参与了这批别墅的建设。

 ▲1985年由南向北拍摄的怡景花园及其周边。(受访者供图) ▲1985年由南向北拍摄的怡景花园及其周边。(受访者供图)

  对深圳第一印象是没有红绿灯

  朱绍强说自己是第一位进入怡景花园别墅建设施工区的人,当时他是一名助理工程师。1981年,他所在的公司与深圳物业发展公司签订建设合同后,他一个人背着各种测量的工具进入到工地。

  “虽然建筑场地的三通一平工作已经完成,但是由于当时进入怡景花园工地并没有道路,所以我是沿着一条水沟抵达的。当时周边也没有其他建筑,草长得很高,场面有点怕人。不过当时也顾不了,因为首期3栋样板房的任务非常急迫了。”朱绍强说。

  杨海当年是一位司机,他说自己是第一批来到深圳的“老建安”人。“那时我们都是从韶关的矿务局出来,到深圳来寻找机会。我把各种建筑工具装了满满一车,第一批开到深圳打前站。当时深圳给我的印象是,开车在路上没有发现红绿灯,一个也没有。”杨海笑说。

  朱绍强、雷锦新和杨海都是来自韶关的广东省红工矿务局的员工。这个矿务局历史悠久,管辖多家煤矿。在北煤南运困难的时代,这些煤矿可以说解决了广东数十年的“燃煤”之急。

  改革开放后,北煤南运不再困难,韶关煤矿也就不再扩大生产,基建的需求停下来,大量的建筑工人就需要寻找出路。

  到深圳来寻找生存和发展空间

  正好,深圳经济特区的建设给了他们机遇。矿务局尝试在深圳成立各种公司,参与到深圳经济特区建设的大潮中来。

  1980年进入深圳矿务局,在深圳筹建采石场、建安公司等企业,建安公司一到深圳就承接工程建设,包括在笋岗当时的货运站附近建设仓库、修建道路,建公安局家属楼等各种工程。

  不过,当时建安公司在深圳的地位并不高。朱绍强回忆说,建筑工程队基础差,技术底子薄弱,设备有限。过去在矿区修房子还过得去,到深圳后问题就暴露了,“我们承包公安局的家属楼。因为砖缝抹灰的标号不对,返工多次,进度很慢,甲方很不满意。”当时这支施工队伍在业内留下“造价高,质量差,尾巴长”的名声,差点被市场扫地出门。

  与深圳经济特区房地产公司签订了怡景花园的建筑合同后,公司决心借此机会洗刷不好的名声,在深圳站稳脚跟。这批别墅是为了吸引香港等海外投资人修建的,将来也是要直接向港人销售,所以收楼标准很高。对于从山区里走出来的建筑工人,是机遇也是挑战。

  一段时间里都用汽车拉水喝

  雷锦新本来是清远人。清远曾以多优秀木匠、泥瓦匠等建筑人才而闻名,雷锦新就是一个手艺非常好的泥瓦匠,招工的时候他超龄了,却因手艺太好终于如愿成为工人。“后来我们搞技术比拼,我一天砌砖的数量是800个,一般人也就是砌三四百砖了。”雷锦新说。

  通过雷锦新和他的工友们的手,一幢幢别墅终于有模有样了。修建别墅的雷锦新和工友,都住在旁边山上的竹编临时工棚。建筑队一年内从四五十人发展到360多人,条件艰苦是可想而知的,没水没电没场地,一段时间里都是用汽车去拉水饮用。

  另一名工人何桂洪回忆,“我是第一批参与怡景花园别墅群建设者。1982年8月真热,生活条件特别差,白天砌砖,晚上通宵倒砼型土,深夜曾因搅拌机坏了在楼面站着睡着了。”

  朱绍强当年接受矿务局派来的记者采访,他说:“我们的这些困难倒还能克服,最重要的是要赢得声誉,站稳脚跟。在深圳,一点不合格就要返工。我们不仅是来支援深圳经济特区建设的,也是来接受市场考验的。”

 ▲样板别墅修好后,杨海在别墅留影。 ▲样板别墅修好后,杨海在别墅留影。

  一栋别墅卖二十几万港元

  承建怡景花园别墅的工程以后,公司建立了严格的质量检查验收制度和奖罚条例,采用计件包干的办法,加强施工管理。“要求抹灰面平整度要求不超过2厘米,开始很难达到要求,返工多。我们采取打饼、冲筋、定点等办法,工人们从不习惯到熟练掌握技术。我们终于变成质量好、造价低、工期短的建筑队伍了!”朱绍强说。

  雷锦新则记得,工人们日夜奋战,白天在烈日下暴晒,汗湿满身,晚上还为赶工时披星戴月,加班砌砖。

  有了要留下来的动力,不仅3栋样板房顺利交房验收,公司在1983年的9月到11月,陆续交了49栋别墅,全部符合标准,当年底深圳市政府表彰了这一建设项目。1992年,怡景花园被建设部授予“全国模范文明住宅小区”。

  朱绍强、雷锦新和杨海后来都留在了深圳,如今他们都在享受退休生活。偶尔聚会,杨海也会感慨那时的房价真便宜,“一栋别墅也就是20几万港元,当时换成人民币不到10万元。我记得3栋样板房,第一栋卖26万港元,第二栋售价17万元,第三栋带游泳池的售价28万元。”

  不过他们也承认,无论1980年来深圳,还是后来留在深圳,都是非常对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