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澳杰新一年的愿望是多挣钱,把老家房子盖起来,自己也开始学英语。

  [编者按]

  曾经有人说,“95后”是“90后”的升级版。他们是特立独行的一代,拒绝任何标签,也更加难以定义。

  今天的“95后”,有的还在读书深造,对未来有无限遐想;有的已初入社会,早早体验世间百态。但无论如何,他们都是代表希望与未来的一代,深受互联网浸润,能够快速接受新鲜事物,也更为坚持独立做自己。

  春节前夕,澎湃新闻联手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开启一场大型社会观察。我们选出5名“95后”大学生,每位学生跟随1名具有行业代表性的“95后”务工者踏上春运返乡之旅。

  短暂的接触,从陌生到熟悉,这些有着不同成长经历的同龄人会发生怎样的心灵互动与思想碰撞?

  春节期间,澎湃新闻推出“记录中国之青春作伴”体验式报道。该系列共计五组,由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学生执笔,澎湃新闻记者全程指导并跟踪拍摄。“95后”对话“95后”,一次青春视角的呈现为您奉上。

  1月下旬,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研究生高塬跟随在深圳打工的陈澳杰返乡,回湖南益阳市安化县江南镇金田村。两人都是“95后”,对彼此的生活陌生而好奇,无所不谈。旅程结束后,高塬给陈澳杰写信说,陈澳杰虽只有20岁,但身上的责任心、拼劲和独立让她自省。陈澳杰收到来信后,回信表示他很羡慕高塬,可以学到更多的知识,有责任心和拼命上进是因为别无选择。

  1月29日,陈澳杰启程返乡。他得先打车去地铁站,坐地铁到深圳北站,坐高铁到长沙南站,再转车至湖南益阳。第二天,再找车回安化老家。  本文图片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摄

  给陈澳杰的一封信

  澳杰:

  你好!

  如果没有春运返乡潮,这个一年一度的中国人口大迁徙,我,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研一女生;你,独自在深圳打工的青年,可能是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1999年出生的你,1995年出生的我,人生际遇迥异,却同属95后,一个让外界好奇又难以定义的群体。

  陈澳杰第一次坐高铁,他一开始找不到座位。在高铁上,他和高塬分享了他的成长经历。

  1月29-30日,我有幸跟随你返乡,从广东深圳到湖南安化,咱俩一路畅聊,分享彼此的生活。感谢这次相遇,我收获很多,相信你也深有感触,故写信跟你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