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多月的拍摄时间里,纪录片《可以跟你回家吗》的主创团队曾尝试过各种搭讪路人的技巧。但那些刻意准备的“小心机”事后都被证明是无用的举动,例如送公交卡、赠送宠物用品、以上门拜年为由或是承诺对方出镜费。

  大约2000多次的询问中,只有100多位陌生人愿意带着摄制组回家,并在接下来的几小时中敞开自己的住宅空间,分享内心隐秘。

  最终,十几位不同身份、年龄、职业的普通人呈现在这个系列的片子中:蜗居出租屋中的沪漂女孩,为二胎家庭跑出租、做保险的高学历爸爸,和77岁奶奶做闺蜜的电竞少女,独自抚养儿子、照顾宠物的阿姨。。。。。

  无一例外,这些被镜头记录下的故事里没有大人物 ,尽是细碎平凡的生活片段。但那些看似日常的瞬间却不时让观众触动泪目。

  成功率就像买彩票

  “请问,可以跟你回家吗?”

  通常,在简短的自我介绍和沟通后,导演刘跃才会向路人抛出这个问题。收到的拒绝各式各样:家里太乱不方便、和父母同住不允许、今天没化妆、室友不喜欢陌生人。这些回答大多还算客气。

  更多的时候,对方的眼神是质疑,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年轻女孩直接怼他,“我怎么可能让三个陌生男人去我家?如果是你,你愿意吗?”

  年纪稍长的人婉拒的理由会更理智些。

  在长宁区的新华路,摄制组偶遇一位在凌晨一点半溜大狗的女士。女士50来岁,留给工作人员的印象是,外表和谈吐看起来像是外企高管。

  她详细解释了自己不愿意被拍摄的原因:工作人员不是坏人,但在当下这样一个资讯空前发达的时代,满街都是摄像头,家里是最后一处保有隐私的地方,让不熟悉的人进入家门是非常不礼貌、被冒犯的举动。

  这是项目刚试拍没多久便遇到的日常难题,4个小组分别搭配导演、摄像、录音和一台送被访者回家的商务车,在上海人流密集的区域随机街访。

摄制组正在工作。受访者供图摄制组正在工作。受访者供图

  没过多久,所有成员开始意识到,过去拍片经验中导演具备的主动性和控制力在这次的尝试中几乎失效。刘跃形容那种感觉是,“每天都在崩溃,觉得自己越来越卑微”,以至于陷入对信心和自尊的自我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