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1日,饿了么宣布300万名外卖骑手升级为饿了么蓝骑士,不仅要继续为吃货们服务,还要成为城市居民生活的好伙伴。全体蓝骑士及家人可以自主选择加入支付宝上的大病互助社区“相互宝”,饿了么将帮其承担首月分摊费用。

  饿了么为国家级贫困县提供近30万骑手就业岗位。在骑手籍贯来源最多的五座县城中,60%为国家级贫困县。与此同时,在深圳,超过一半的骑手拥有“多重身份”,20%骑手同时是小微创业者,2%兼职自媒体博主。

  每位骑手可减少深圳市民25次出行

  在疫情期间,许多居家隔离的市民通过骑手的帮助,买到了药品、新鲜蔬菜等。据统计,一位深圳骑手平均每天可减少25位市民外出,降低疫情传播风险。

  尚新媛是深圳的一名女骑手,因其拼搏坚韧、领先的业绩,丝毫不输男同事,而被称为“铁血女骑手”。疫情期间的深圳让她感到既无助又充满力量,“每天晚上,马路上只剩下外卖员的身影,但因为我小小的付出,让很多家庭吃上热菜,我觉得这就是我的义务,我就应该去做。”面对家人的劝阻,她也只是说“我喜欢这份工作,不能因为遇到困难就退缩,做人不应该这样。”

  36岁的佘友春送单结束的路上遇到交通堵塞,他自发下车疏通车流后转身离开,被深圳交警全网寻人而成为“网红小哥”。而龙岗区28岁的陈燕坤,某天晚上接到一份“买木炭”的外卖订单,核对信息后觉得不妥,他电话给消费者,发现对方是醉醺醺的厌世态度,连忙选择了报警。后来被警方点赞机智果断。

  根据数据,64%受访骑手有过为用户提供帮买菜、扔垃圾等增值服务行为,约2成骑手参与寻找走失老人儿童、社区养老送餐等公益行动。

  近一半为90后 深圳58%骑手是斜杆青年

  饿了么蓝骑士奔波在全国超过2000座城市和县区。《报告》显示,蓝骑士平均年龄为31岁,其中90后占比约为47%,95后新增注册骑手同比增长1.3倍。

  在外卖配送工作之外,蓝骑士也拥有多重人生。饿了么蜂鸟数据显示,在深圳,58%骑手有第二职业,其中20%为小微创业者,19%为技术工人,2%为自媒体博主,6%为司机。当脱下骑手工服,他们可能是公司白领、小店店主、甚至健身房教练。

  除了薪酬福利,骑手最关注的是学习培训机会。38%骑手希望学习经济理财知识,29%渴望了解人文艺术知识,21%想要额外学习英语等第二外语。

  贫困县骑手薪资不输城市白领 

  有八成蓝骑士来自农村,安徽、河南、四川是骑手输出大省。籍贯来源前五的县城中,60%为国家级贫困县。这些贫困县骑手的平均月薪逾5800元,超过2019全国城镇平均工资。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还计划2020年为100个贫困县提供超2万个骑手就业机会。在深圳,有近10%的骑手来自贫困县,其中,湖北、江西、广西是来源最多的地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