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4月20日上午消息,BondCapital合伙人,互联网女皇MaryMeeker日前发布《疫情下的互联网趋势》报告。报告称,今年的疫情好比1906年旧金山发生的地震,每分钟蔓延138公里,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以下为报告全文:

  2020年4月17日

  各位合作伙伴:

  我们现在身处的环境以前从未有过。我们每天都在不断的获取、吸收从这个新世界传来的数据,然后进行模式匹配。

  在这封形式并不正式的文件中,我们编入了目前显而易见的趋势,以帮助我们形成对当前形式的判断和对未来的洞察。

  对于我们投资的企业家的领导,我们一直很谦恭。这些财富在过去两个月里得以体现。成立和创建一个公司——指导和重新引导它——从某种程度说,就是一种对于目前正经历的危机处理的实操练习。驾驭另一个挑战只会让强者更强。我们对于您的合作十分感激,也希望我们的观察能帮您共度时艰。

  来自InternetTrendsplusUSA,Inc。的相关参考资料可以在bondcap.com网站找到。

  –Mary,Noah,Mood,Juliet,Daegwon,Paul&theBOND团队

  我们的新世界(提纲)

  1)2019新型冠状病毒=震荡+“余震”

  2)病毒+微生物=持续的、周期的灾难源

  3)有创意的改革家将克服病毒

  4)快速变革将在两个方向驱动增长

  •科学家、工程师、相关领域专家将更展现他们的一席之地

  •工作生活重新平衡

  •数字转型加速

  •作为经济增长驱动器,按需服务保持持续增长(对消费者和工人而言)

  •在稳定和刺激经济(和就业)方面政府的角色必须依靠现代科技

  •2020=科学和医疗的阶梯函数年?

  •传统体育运动=2019新型冠状病毒后的演变为其他行业提供了实时发展线索

  5)世界不会就这样结束=我们会熬过去……但是生活将有所不同

  我们的新世界

  1)2019新型冠状病毒=震荡+“余震”

  地震就像高速拉链撕开我们的地球,地震–1906年旧金山发生的地震每分钟蔓延138公里。大地震总是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

  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高速传播和影响也有相似之处——截止2020年4月16日,从中国报告第一例确诊病例后的94天内,全球有210万人确诊,14.5万人死亡。全球193个国家中有93%的国家已经报告了确诊病例,各国政府的唯一选择就是实行全所未有的社交管控政策,希望能够“压平曲线”。

  全球GDP排名前20的国家已经全部实施某种形式的社交疏远或隔离措施——总体来说,占了全球GDP的80%和大部分人口。我们也是刚刚开始理解2019新型冠状病毒对我们生活的颠覆。

  冠状病毒的影响如此强烈,除了被感染的人群和照顾有需要的人以外,我们中的许多人已经从“激烈的竞争”状态转换到蜗牛速度前进。从多方面来看,我们现在生活的世界好像比其他时代更适合生活。

  美国已经加紧步伐。邻居们互相照顾彼此。慈善行为(通常是本地的)不断涌现为有需要的人提供紧急帮助直到有可持续解决方案为止。而且,超过1800万医护人员正在不辞辛劳的英雄般的工作在抗疫一线。

  疫情的“余震”影响包括经济停滞、失业率快速上升。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和速度,未来几个月里,失业率会达到一个世纪前“经济大萧条”时期的水平。几乎每四个美国工人中就有一人受雇于受疫情影响严重的面对面的工作中,例如食品服务、招待、零售和其他服务行业。截至一个月前,每五个美国人中就有一人失业。73%的美国人已经表明家庭收入减少。

  与1929年9月至1936年12月(经济大萧条时期)的美国失业率和股票市场相比,过去43个交易日中股票市场有惊人的相似趋势,只是今天的失业水平实际上上升的更快。经济发达国家也受到了同样的影响,连锁反应不断放大,商业受到影响,全球经济衰退更更严重。

  近期政府实施的一些遏制性措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规模、范围和复杂性配备政府资助贷款、流动资金、刺激计划等。为稳定和刺进衰退的经济,美国政府已经承诺2万亿美元救助资金用于帮助消费者和恢复经济。美联储在购买地方政府债券基础上,承诺使用超过2.3万亿美元扩大现有的服务于中小企业的公司贷款项目。这些数字还有可能继续上升。

  我们的危机就像九头蛇,健康、经济、心理等许多事情同时发作(经济增长、消费开支、就业、工资等),但是不能有出错的机会。

  在此背景下,政府的4.3万亿美元货币和财政援助相当于2019年美国政府收入的124%和20%的美国GDP。简而言之,相当于2019年总负债和GDP的比为127%比107%。这一相对好消息的不足之处在于利率已接近于历史最低,新债务的短期年度成本将相对较低。

  这些数字都很大。这也是联邦政府最快速度和最大规模的干预行为。不论好坏,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助推器”或“火箭筒”(美国前财政部长汉克·保尔森(HankPaulson)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用的词)来稳定和重启日渐衰退的经济。

  也许这些数字还不够大,毕竟,一个人损失的收入就是另一个人损失的收入等等等等,这一多维度的连串影响仍处于早起阶段。

  我们正在参与的这一量级的财政货币政策的未被证实的测试,我们以前从未遇到过。使用大量资本的这种大规模快速反应机制能在短期内迅速稳定不断衰退的经济并重拾经济增长吗?钱是一方面,人的信心是另一方面。我们很快就会知晓,我们怀疑第三季度经济会好于第二季度,但也只是低位上涨。

  目前这种多面形势的主要挑战包括:

  1)需要理解何时人们才能够安全出门、重拾旧日生活和恢复经济,这一切都需与个人隐私和公民自由权相平衡。

  2)确保政府资助能有效落地,帮助平稳度过经济放缓阶段。

  3)帮助企业逐步振作恢复运营,同时要警惕周期性停业风险

  4)确保运用有效和创新的方式帮助人们复工复产(和/或接受帮助),以维持经济长期增长

  5)处理好政府债务——经济景气时政府债务也在上升——这样金融困境不会给我们的未来增添过多负担。(贝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