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另一方面,“故宫跑”的频频出现,也反映了文化供应,尤其是优质文化资源供应的不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文博领域需要进一步增加开放面积与时间,策划推出更多优秀作品和展览,“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从这个角度而言,文化资源也需要“供给侧”改革。减少粗放型、同质化文化产品和展览,推出中高端个性化产品和展览,精心设计和策划,调整内部结构,培育新型文化业态。

  与此同时,博物馆、美术馆还需要提供更为人性化的服务。博物馆、美术馆等公共文化服务机构,正面对着从重管理到重服务的职能转变。吸引更多观众走进馆内,只是第一步,提供更好的服务,才是真正的考题。比如,面对密集的人流,有没有后续的应对措施,能不能让观众舒适惬意地排队看展,也对其提出了更大的考验。故宫博物院为了应对“故宫跑”,及时改进服务,推出了分发号牌、分时段参观等措施,既合理限制了人流,节省了人们排队的时间,又给看展创造了相对宽松的环境,给人们更好的体验。因此,“故宫跑”也给公共文化服务提出了精细、科学的要求。

  科技的进步,也给博物馆、美术馆等带来了新的契机。如今,VR、AI等新技术已经尝试与各个领域结合。在公共服务方面,这些新技术还有很大空间。新技术的加入,给博物馆、美术馆的规划和发展提供了更多可能,也给人们提供了更丰富的体验和互动,不但可以吸引更多人尤其是年轻人参与其中,也让更多没有机会亲临现场的人感同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