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上拍绘画作品中,意大利莱昂纳多·达·芬奇(1452~1519年)《救世主》油画最引人关注。提起达·芬奇,可谓大名鼎鼎,无人不知,他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最杰出的天才学者、科学家、艺术家。他的作品大都被世界著名博物馆收藏,能在民间流通的凤毛麟角。记得1994年在美国纽约佳士得的一次拍卖中,推出了达·芬奇的一批笔记手稿。这些笔记手稿共72页,内有300多张插图和科学文字,写于1506年至1510年之间。该藏品充分体现达·芬奇的创造力,意义深远。这批手稿之前被哈默收藏,故以收藏者的名字命名为《哈默手稿》。最终比尔·盖茨以308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9亿元)的高价收入囊中,创下了世界图书交易的最高价。值得一提的是,比尔·盖茨并未按惯例将《哈默手稿》易名为《盖茨手稿》,而是恢复了它的初始名字——《莱彻斯特手稿》。

  2017年纽约佳士得觅到了达·芬奇的《救世主》油画,尺幅为65.7×45.7cm,3平尺不到。据悉,此前,达·芬奇《救世主》曝光过4次有记录的交易。第一次是在1958年苏富比拍卖中以45英镑售出;第二次是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一位藏家的遗产出售会上,一个纽约艺术交易商以不到1万美元的价格买下;第三次是在2013年,上述的艺术交易商联合其他两人把《救世主》以80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瑞士艺术商人、艺术品运输和仓储业务公司的Natural Le Coultre总裁伊夫斯·布维尔;第四次的交易则是在同年(2013年),在一次私洽中,俄罗斯亿万富翁德米特里·雷博洛夫列夫以1.275亿美元买下《救世主》,本次拍卖的委托人也正是德米特里·雷博洛夫列夫。

  有趣的是,此幅《救世主》曾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1900年露面后又被认为是 达·芬奇的追随者贝尔纳迪诺·卢尼所绘。直到2007年,纽约大学美术学院修复中心对《救世主》进行了大规模修复,最后确认作品出自达·芬奇之手。此作一经推出,世人瞩目,11月15日,该作在纽约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晚间专场中从7000万美元起拍,4亿美元落锤,加上佣金高达4.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29.58亿元,创造了世界艺术品拍卖的最高纪录,如果按平方尺计价,高达10亿元人民币。

  在同场拍卖中,佳士得安排了美国安迪·沃霍尔(1928~1987年)1986年作《六十幅最后的晚餐》,此幅尺幅巨大,为294.6×998.2cm。结果,被拍至6087.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4.16亿元。在纽约苏富比拍卖中,安迪·沃霍尔1972年作《毛主席》亚克力彩、丝网印刷及铅笔画布,尺幅208.3×152.4cm,成交价高达3240.4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2.15亿元。而在之前纽约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中,法国费尔南·雷杰1913年作《形式的对比》,尺幅92.4×73.2cm,以估价咨询方式推出,最后以7006.25万美元被一买家收入囊中。

  荷兰画家文森·梵高的油画也是强势回归,本次佳士得推出了《田野里犁地的农夫》,这幅《田野里犁地的农夫》在1889年夏末完成,距离梵高的去世仅一年。据悉,1889年5月8日,梵高在牧师塞勒斯的陪同下来到圣雷米收容庇护所,他平静地向医生讲述自己犯病的状况以登记入院信息。根据梵高自己的描述,医生诊断梵高的痛苦是因为患有癫痫,并伴有急性精神错乱和幻觉。应该讲,在生命的最后阶段,病魔使梵高陷入了不确定的悲伤,他感觉自己被困于收容所失去了希望,并希望早日离开。在这期间,梵高根据布拉班特省青年时代的回忆和普罗旺斯景观画了一系列草图,这些小草图的无穷变化,似乎反应了他内心的不安。也大约在这期间,梵高画下了极具色彩表现力的《田野里犁地的农夫》。从中可以看出,这件作品无疑是梵高晚期重要之作。此幅作品尺幅不大,只有不到3平尺(50.3×64.9cm),但佳士得以咨询价形式上拍,最后以8131.2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5.4亿元)被一亚洲买家收入囊中。此作不仅成为全场最高成交价拍品,而且成为1990年5月梵高的《加歇医生肖像》在佳士得创下8250万美元后,艺术家历史上第二高的拍卖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