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纽约佳士得外,笔者还记得2017年6月伦敦佳士得也推出过梵高的《收割者(摹米勒)》,此作尺幅很小,1平尺都不到,为43.3×24.3cm。结果受众多藏家追逐,以2424.5万英镑成交,折合人民币2.12亿元,换言之,每平尺售价高达2亿多元。由此可见梵高的作品价格在市场上多么坚挺。

  那么,西方名家作品屡屡天价成交意味着什么?究其原因如下:

  一是西方名画受众群体较广,其买家遍布世界各地,像达·芬奇《救世主》油画的买家为法国人,安迪·沃霍尔1972年作《毛主席》的买家为亚洲人;相反,中国画就显得较窄,西方人介入中国画收藏的并不多,基本就是中国藏家自己买卖。

  二是本次上拍的作品不少是世界最杰出的艺术家,如达·芬奇、文森·梵高、夏加尔、安达·沃霍尔、费尔南·雷杰、毕加索等。这些大师的杰作自然可遇不可求,像达·芬奇的作品几乎都在博物馆,本次《救世主》油画的面世,受到藏家的青睐和热烈追捧是情理之中的。

  三是西方名画在国际市场上的霸主地位不可动摇。以佳士得纽约本季两场重要的晚拍为例,两专场总成交额高达12.6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3.95亿元,是为近年来两场重要晚拍的成交额之最。

  四是达·芬奇《救世主》油画以29.58亿元天价成交,为其他西方名家作品价格的上扬打开了巨大空间,记得之前市场上拍卖最高纪录为毕卡索杰作《阿尔及尔的女人(“O”版本)》,2015年纽约佳士得以1.8亿美元成交。

  五是尽管中国画近几年在海内外市场上有一定起色,但比起西方名画动辄数千万美元乃至数亿美元,恐怕差距相当悬殊,特别是达·芬奇《救世主》油画以29.58亿元成交,可谓价值连城,惊艳全球。所以,未来中国艺术品要赶超西方名画还需假以时日。

  笔者坚信,今秋西方艺术拍卖如此疯狂,对未来市场的走向至关重要,艺术品价格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作者为艺术和收藏市场分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