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往今来,不朽的美术经典,其最动人的魅力,在于生动新颖的艺术语言中,饱含对生命的赞美、对美好人性的讴歌、对人生理想的抒发,以及对祖国深深的眷恋,充满浓郁的家国情怀。恰如:“拥有家国情怀的作品,最能感召中华儿女团结奋斗。”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征程中,蕴含在中国古代优秀文学艺术中的家国情怀,更应体现在中国当代美术创作中。

  承扬精神传统

  中华五千年文明,之所以生生不息、绵延不断,根植于中华民族血脉深处的家国情怀,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家国情怀,既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最深厚的精神底色,也是中国当代美术最应承扬的精神品质。

  中国当代美术,自改革开放以来呈现繁荣景象——主流艺术蓬勃兴旺、实验艺术劲头十足、大众艺术焕发活力,涌现不少动人作品。特别是在近些年的“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作品展”“中华史诗美术大展”中,能够看到很多美术工作者用饱含深情的画笔,为今人展现中华民族悠久的历史、辉煌的文明、优秀的传统精神,使观众感受到延绵于中华文脉深处的家国情怀。这种家国情怀,使中国当代美术创作,彰显迥异于西方当代艺术的价值取向和审美特质。

  应该看到,在多元化的中国当代美术格局中,也呈现一些诸如沉迷或囿于个体感性欲望彰显,以及局限于日常生活表象的猎取等创作倾向。这些倾向,与文艺的人民性要求相去甚远,也与我们优秀的艺术传统相悖。

  改革开放以来,市场经济背景下,消费文化、娱乐文化呈现一种活跃景象。这在更大的层面上满足了人们不同的审美文化需求,也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艺术的内在精神与象征意义,使艺术创作呈现极力彰显个体感性欲望,关注生活表层化的价值取向。当这种价值取向的大众文化在西方甚嚣尘上之时,鲍德里亚等西方当代文化学者便以一种反思与批判的态度,提醒人们对这种新的“部落神话”要保持足够的警觉。这种在西方当代文化中不断被质疑、反思、抵御的文化景观,却在中国的当代美术格局中有所浮现,让艺术在欲望的彰显和平庸的快乐中,消解承载文化记忆、彰显人文关怀、激励人们向善求美的价值取向。

  中外美术史上的美术经典,无不超越个体感性欲望与生活表象,表现天地人生之美,表达无尽的时空慨叹、对现实人生的思考、对他人命运的关怀;无不高扬深刻隽永的人文精神,在自我经验的抒发中,折射出时代精神和人生思考。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蕴含于中国传统文脉中延绵浓郁的家国情怀。这种情怀,在中国现代艺术的进程中得到极大宏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