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不是神器,而是君子灵魂的凝结物,散发着士人知识分子德行的浓郁香气。

  越过玉的形态和气质,儒生看见了自身的端庄面影。玉就是士人精神投射在矿物上的伟大镜像。

  玉从器物转变为德行的象征物是从春秋时期开始的,儒家学者在进行精神诠释的时候,急需一件器物、一个实实在在的物体作为无形的德行的载体。

  而玉在这时进入他们的视野,它所包含的物理特征恰恰与儒家所要宣扬的道德标准相一致,于是,玉与儒家的结合,开启了几千年的玉文化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