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为“初唐四杰”之一的杨炯对王勃评价甚高,他在《王勃集序》中称赞王勃的诗:“壮而不虚,刚而能润,雕而不碎,按而弥坚。”在王勃今存的80多首诗中,最为著名的是《送杜少府之任蜀川》: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

  这首送别诗诞生之后,1300多年来几乎所有的送别诗均无出其右。宋代词人陈德公称赞此诗:“声情婉上,正是绝尘处”。清代“江南七才子”之首叶蓁认为,此诗堪与《诗经》中的作品相媲美,“慰安其情,开广其意,可作正《小雅》”。明代文艺批评家胡应麟认为,此诗“兴象宛然,气骨苍然”,开启了盛唐、中唐诗歌的妙境。近代诗人俞陛云感叹,此诗“极行云流水之妙”。

  然而,为何“绝尘”?如何“启盛、中妙境”?怎样“极行云流水之妙”?诸多评论似乎多是云其然而未云其所以然。那么,王勃的这首送别诗为什么能够“绝尘”千古?只是因为他天资聪颖、才高八斗吗?恐怕没这么简单。要想明白个中妙理,先要弄清王勃写作这首诗的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