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徵明致妻书》《文徵明致妻书》

  明代中叶的苏州,是世所公认的书画重镇。沈周、文徵明、祝枝山、唐伯虎等人的文采风流,令吴门(苏州)风韵远播后世。而这群人之间的往来书信,则还原了他们作品之外的另一面。

  8月3日,“遗我双鲤鱼——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精品展”对外开放,展期截止至10月22日。展览共展出49通书信,展现一个个真实鲜活的、有血有肉的人。他们会为一茶一饭的享受而欢欣、会在风雨天里盼望故人来访,也会为生计发愁,为债务焦头烂额。

  文人性灵之外,亦沾染世俗烟火气,要为钱财家用、家人和气仔细考量。即便是给妻子的简短家书,生性认真的文徵明落笔依然法度严谨,一丝不苟。在信里,他询问妻子家中亲人出殡之事的进度,并让她再拿二两银子使用。他一边嘱咐妻子要节省,一边反复强调不能为了钱财与兄弟家计较。作为艺坛领袖的文徵明在家务事上竟然也是一丝不苟,考虑细致。

  “世俗生活”与“艺术世界”构成了展览的两部分。而在展厅中央的一块巨大展板上,明代吴门书画家们的关系网被勾画出来。上海博物馆书画部副研究员孙丹妍告诉第一财经,这张图针对的就是此次展览中的信札。在整理上海博物馆大量明代信札的过程中,她常有柳暗花明的感受:“读到一份信札,会发现,原来他们之间也会有交往。字里行间,能够以小见大。”这张图表勾勒的是吴门文士的另一个侧面,他们之间或是父子、翁婿,或是师生、朋友。孙丹妍从这些书信中搜寻的关系网,几乎网罗了吴门三代重要书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