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谈宋画的人多了。我也想来聊聊宋画的鉴定。我说宋画的鉴定,不是说宋代的绘画史,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宋画鉴定涉及宋画的断代、真假、高低、精粗、美恶。它是宋代绘画史研究的基础。一个宋代绘画史研究者不一定能鉴定宋代绘画。但一个宋画鉴定者,一定要懂一点宋代绘画史。

  宋画鉴定所遵循的一般规律,应和鉴定其他古画的一般规律是相通的。无非是确定样本,将新发现者与已经建立的样本比对,在比对中确定其真伪。这里有两个关键,一是确立样本的问题。有宋以来,历朝历代的公私鉴赏家、收藏家、好事者、造假者和受骗上当者为我们留下了无数宋本,其浩瀚和复杂的程度,也只有浩瀚和复杂四个字可以概括。《中国古代书画图目》的出版,给包括宋代绘画在内的中国古代书画提供了一个超越历朝历代的样本。这个样本的优点:涵盖面较广,包含了中国大陆的全部公藏。专家们签署了不同意见,给后来人提供了多种选择。宋代部分都配了图,比着录要好得多。专家们的共识是元以前的真迹,存世极少或较少,因此收录尺度较宽。张葱玉先生的《木雁斋书画记》《怎样鉴定书画》《张葱玉日记诗稿》涉及到一部分宋画。徐邦达先生《古书画过眼要录》关于宋画的涵盖面更广一些,但至今仍未出版。徐邦达先生在《重订清故宫旧藏书画录》一书中对台湾故宫博物院所藏部分宋画有按语。傅熹年先生在《访美所见中国古代名画札记》《北宋辽金绘画艺术》《南宋时期的绘画艺术》《中国古代的建筑画》等诸文中对宋代绘画鉴定有详细论述。以上所述中关于宋画样本的提供总体来说是可靠的,应该可以供我们这一代人使用。他们确立样本所使用的方法也不是单一的,是综合性的。他们充分利用了绘画结构、绘画笔墨、材质(本材、墨材、印材)、著录、流传和考古发现等各种因素来断代和确名。这个群体所见原作无疑亦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们对宋代绘画样本的确立有否少数误判?我认为肯定有的。因为他们是人不是神。他们之间关于宋代绘画样本的分歧远远小于他们的共识。不要夸大他们之间的分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