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台庆先生曾在接受孙炜先生访问时说,他认识白先刚,也是缘于要买白先刚的藏画。那是一张张大千的画,白先刚开价12万台币,王台庆最后以10万成交。事后,白先刚认为王台庆是可以信赖的朋友,因为他在别处,人家只愿意以3万的价格购买,所以俩人来到北京后,白先刚就领着王台庆敲开了郭秀仪的家门。

  王台庆到底从郭秀仪家买走了多少藏品?王台庆不说,而郭秀仪如今早已故去,外人更不知晓,像是一个悬案。

  据孙炜所知,最主要的藏品,至少有三件(组):1、是齐白石于1925年创作的《山水十二条屏》;2、是齐白石为郭秀仪画的《和平鸽》,尺寸巨大,约在8平方尺以上,画面画了6只和平鸽,齐白石用他独特的大篆体题款为:愿天下人享太平。有郭秀仪的上款;3、是齐白石为郭秀仪画的《九桃图》,尺寸在8平方尺左右,有郭秀仪的上款。

  关于黄琪翔、郭秀仪夫妇收藏的这套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转让台湾的过程,富于戏剧性。孙炜曾采访过王台庆,后又见黄承志的著文,因此有了清晰的了解:

  1989年,王台庆成功说服了黄家,决定出让《山水十二条屏》。王台庆说,“购买郭秀仪家这组《山水十二条屏》时,我手头没有那么多钱,是一条一条买的。即,买了这一条后,拿到台湾去卖了,收到钱后再回来买第二条。”王台庆还说,本来是想买给郑先生的,结果郑习惯性地要打折,所以没有卖成,于是转卖给了台湾长流画廊的老板黄承志。

  黄承志回忆说,“1989年底,王台庆兄来找我说有一套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要卖,记得当时他拿了几张齐白石山水画照片,我看了觉得很好,一听价格要100万美金,合台币近3000万元,好一个天文数字,当时虽然张大千的泼彩精品已有台币千万元的行情,而齐白石的画价仍然不高,一般作品的行情在六七十万台币左右。”

  “交画付款的过程也是曲折离奇的,因为画在北京,钱在台北,卖方不愿把画交给中间人带走,而买方也不放心没有看到原作就把画款一次先行支付,最好是买卖双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当场货款两清。但是中间人不愿让买卖双方见面,本人也不想身怀巨款赴约,然后再独自携带国宝画作闯关回台,冒二次风险。因此最后双方同意一幅一幅地买,每次付10万美金,带回一幅画作后,再付10万美金去取第二幅,有几次是由王嫂(王台庆妻子)送钱带画,这样来来回回地跑,前后花了将近3个月的时间,到了1990年3月间总算把12幅画全部买齐,完成这桩美事,也放下悬吊在半空中的一颗不安的心。”黄承志回忆说。

  至此,黄琪翔、郭秀仪夫妇旧藏的这套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一直珍藏在台湾长流画廊。

  孙炜表示,自1925年由齐白石创作至今,《山水十二条屏》已数易其手,辗转海峡两岸。此次在北京保利再度亮相,恐怕也将开启这套作品的新传奇。

  来源:雅昌艺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