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家山一》,50×130厘米《又见家山一》,50×130厘米

  中国山水画的高峰在宋元。尤其是两宋的山水画,可以说是中国山水画从成熟走向辉煌的重要时期。它上承唐五代下启元明清,无论是格物的院体画,还是士大夫的文人画在中国绘画史上都起到了开风气之先的作用,对后世影响极大。

  两宋绘画可以说是哲学的绘画。因宋代尚“理学”重“格物”,因此也将此种精神与方式移植于绘画之中。宋代的绘画以象真为贵,一朵花、一只鸟、一棵树、一块石无不表现得精妙绝伦,画面不仅是真实的再现,也是诗意的传达。以“因性之自然,究物之微妙”来写真造化是宋画的要旨所在。

  宋代的画家将个人的性情与自然陶溶,潜心感悟领会宇宙万物之变化与美好,无论是徽宗的花鸟赵昌的草虫,还是李成的寒林范宽的雪景都能做到近取其质远取其势,尽精微而至广大。

  北宋的山水画多以全景式的构图为主,肃穆稳健气势恢弘,显露出一种庄严堂皇的气格。画者绝非单纯描摹造化,山水的自然空间在以高远、深远、平远的营造中次序井然。山川草木、云水气脉均起承转合,主宾分明排列有序,时空转换四季更替都在谨严的构思与理法的把控之中。相比北宋的全景山水,南宋的边角构图另辟蹊径,其幽缈、清旷的格调则带有浓浓的去国忧思与感伤的诗意。

  北宋后期的山水画品类如:水墨、浅绛、青绿、金碧等大大丰富,与此同时笔墨技法也日趋完善而多样:豆瓣皴、卷云皴、大小斧劈皴、解索皴等绘画语言均来自对不同自然现象的概括和提炼,笔墨形态与自然造化互参与转化已达到了几乎完美的理想状态。后代的山水笔墨无不受此启发并在此基础上拓展演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