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读其《神女峰烟雨》、《峡江雄姿》、《秋雨几重天》等作品,足可见杨先生的作品布局壮阔,墨彩淋漓,并以自己的独特技法,在破笔散锋狂放的笔触下,随意挥洒,法随心生,不拘一格。图幅用淡赭,染以墨青墨绿,展示出山中的幽趣,凸显“苍翠耐人留”的意境,然后又多层次的烘染使画面浑然一体,“笔致飘缈,全在烟云”,“山水树石,实笔也,云烟虚笔也。以虚运实,实者也虚,通幅皆有灵气。” 正象王维在《山水诀》所云:“咫尺之图,千里之境”,它会给人一种清新隽永、古拙奇峭的感觉。具有一种超凡脱俗的审美情趣,自有一种郁勃之气回荡其间,散发着行云流水般的意气,近视远看均有一番别具一格且引人入胜的景象。尤其是那独创的风貌,神奇的笔墨,灵变的意韵,散发着文人气息的高品位的艺术,具有一种引人入胜的美感。

  杨白云为了画出三峡那悲壮、苍凉、凝重、深沉的长江水势和壮美、神奇、幽深、秀丽的山谷,他突破传统用笔手法,特别以自创的“杨氏皴”法运笔来演示完成,尽情地描绘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开凿的旖旎风光。我们不但领略到他那画面构成的大美气象流露于笔端,同时也可以领略到他的那种对天地江河境界的追求和赞美之情。让我们在看到作者仿佛在注视、抚摩,表现着三峡雄伟壮观发出的心灵震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