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国良盛年出国,几经奋斗事业有成之际,却看破世情,削发披缁,遁入空门,确乎出人意料。就人生和艺术讲,都可称为绚烂之极复归平澹,这是人生境界的转换,是由低向高的转换,显然代价很高。对佛教界来说,凭空得了一位功力深厚已经成熟的大画家,这也是缘分吧。   

  九十年代史国良身在国外,仍然跋涉万里多次归国赴西藏写生,从他近年来一系列作品中的确可以看出他对西藏社会相当深入,从反映藏族同胞虔礼佛事的作品中更可感到画家从精神上皈依宗教的千丝万缕的情感因素。像《转经》、《礼佛》、《大昭寺》等,都是他以虔敬而亲切的心情创作的作品。

image

  艺术与心境穿插在一条感情线上,一个出家的僧人,一个入世的画家,以其独特的视角站在佛门室内,审视着窗外的世间百态。他将自己内心热烈而真挚的情感洒入纸中,以写实传神的生动笔触,诠释着各种人物纯净、善良、虔诚的内心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