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峻长城;帆影点点,渔舟唱晚的太湖;幽静清新,漫山遍野的故乡竹林;高耸入云,沐浴晨光的巴黎圣母院;这些拨动过画家画家心弦的美景,都好像水墨与颜色的交响,慢慢沁入观众的心田,使人回味与神往。 

image

  也许从齐白石先生为徐庆平刻章的时候起,就预示着他将会成为一位优秀的画家。  

image

  徐庆平先生在书法上遍写诸体,最终落实在草书上,终于酷爱的地步,几乎看遍了书史上所有的草书。他喜欢在夜阑人静的时候写唐诗宋诗及宋词,也写徐悲鸿先生的名句,也写自己的诗作。如果说徐悲鸿的书法如黄钟大吕像高头讲章,那么,徐庆平的书法就如深夜里的铁马关河,亦如音乐中的急弦慢章,这就需要我们各自慢慢的品赏。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