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笔下的线清晰、明确而有韵味,他更着眼于绘画语言的现代感,重视形体的饱满充实和结构的严谨,重视画面的构成意味和整体效果,他深知工笔重彩语言用之不当则失之于繁琐、呆板和拘谨,他努力在工笔中融进更多的写意因素,在不放松细节精微刻画的同时,更十分注意画面的大效果,使细节服从他营造的境界。

image

  在敷色上他颇讲究温和、含蓄和沉着。他讲究渲染,主要采用传统绘画的高染法,在渲染中追求色调的统一和层次的丰富,讲究虚实转换的节奏。这方面的得意之作如《漠上》。

image

  大为同时对写意水墨颇有造诣,这对于工笔画家来说是很难得的。由于他的速写能力很强,又深谙笔性墨性,善于灵巧、机智地点擦皴染,挥洒自如。他的写意水墨人物和动物颇有生活气息。大为能打通工写之间的壁垒,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他的性格和艺术修养融通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