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永玉爱憎分明,他以漫画表达感情。他画的《吹牛》,题曰:“慢慢地,连自己也信以为真”。他画的《速度》,画面上是一个阴阳脸的人头,题曰:“物质运动的形式,比如,坏人一下子变成好人,快得连闪电也颇感惭愧即是”。借以讽刺政治上善于伪装和变化的人。其画意非常深刻,有鲜明的个性。既敢于讴歌真善美,又敢于鞭鞑假丑恶。

image

  黄永玉,不仅画在国内外享有盛名,他的诗文也有很深的造诣。1984年香港出的《罐斋杂记》、《芥莫居杂记》等,则是把诗、画熔于一炉的典范。他的散文也非常优美,《太阳下的风景》和《表叔沈从文的诗和书法》等文,笔调深沉,语言诙谐,寓意深远,使读者爱不释手。

image

  黄永玉对家乡更是一往情深。近些年他满世界地走了不少地方,却始终未曾有一刻忘怀自己的故乡——美丽的凤凰城。他认为故乡是一个人感情的摇篮,它的影响将贯穿人的整个一生;故乡是自己的被窝,或许它的气味并不好闻,但却是自己最熟悉而又无可替代的气息。他在一首诗中写道:“……我的血是o型,谁拿去,它对谁都合适。我的心,只有我的心,亲爱的故乡,它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