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

  在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

  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张大陆

  听两侧,安魂曲起自长江,黄河

  两管永生的音乐,滔滔,朝东

  这是最纵容最宽阔的床

  让一颗心满足地睡去,满足地想

  从前,一个中国的青年曾经

  在冰冻的密西根向西瞭望

  想望透黑夜看中国的黎明

  用十七年未餍中国的眼睛

  饕餮地图,从西湖到太湖

  到多鹧鸪的重庆,代替回乡  

  ——《当我死时》

  昨夜你对我一笑,

  到如今余音袅袅,

  我化作一叶小舟,

  随音波上下飘摇。

  昨夜你对我一笑,

  酒涡里掀起狂涛,

  我化作一片落花,

  在涡里左右打绕。

  昨夜你对我一笑,

  啊!

  我开始有了骄傲,

  打开记忆的匣子,

  守财奴似的,

  又数了一遍财宝。  

  ——《昨夜你对我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