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莽先生高莽先生

  三、27年,一直也没闲着

  离休以来,我多次应邀访问苏联和俄罗斯。一方面宣传我国的新成就,同时研究对方国家的文学艺术现状。

  1999年,普希金诞辰200周年时,我应邀出席了俄罗斯盛大隆重的纪念活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的招待会,红场上的音乐会,普希金和冈察罗娃的结婚纪念碑落成典礼等。我向外国同行们介绍了普希金作品在中国翻译出版的情况,展出了我创作的《普希金》组画,并将《普希金来到神州大地》的水墨画献给了大会组委会。后来,该画被普希金博物馆收藏,馆长博加特廖夫不仅写信表达了谢意,还将该画印在大型纪念册中。

为普希金画的肖像为普希金画的肖像

  中苏隔绝多年后,又和老朋友们相聚,并结交了一些新朋友。

  2001年,我随中俄友好协会代表团乘普希金号轮船,沿着伏尔加河到南方城市罗斯托夫,一路参观一路宣传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新气象。

  2010年,我应俄罗斯远东边区弗拉基沃斯托克(即海参崴)当局的邀请,带着自己的绘画作品前往该市举办画展。可能中国现代作品在远东展出不多,所以反响强烈。

  离休后,我撰写了一部专著《鲍里斯· 帕斯捷尔纳克—— 历尽沧桑的诗人》。为撰写这部专著,我收集并阅读了大量资料——帕斯捷尔纳克的文集和同代人的回忆录,他父亲的《流年随笔》,他儿子的资料汇编,他情妇伊温斯卡娅的长篇回忆录《时代的囚徒》以及《帕斯捷尔纳克的通信集》等等。我有机会在莫斯科郊区参观了帕斯捷尔纳克的故居纪念馆,同时把自己的感受写在书中。

  这期间我还出版了几本书,如介绍从普希金到契诃夫等几位大作家的生平、创作和他们故居的《俄罗斯大师故居》,还有《白银时代》——这是一本介绍俄罗斯著名诗人的书,其中有古米廖夫、阿赫马托娃、曼德尔施塔姆、别雷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