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稚柳在鉴定中秉承两大原则,一是严谨的文献考证,二是接触实物积累大量的经验。两者同时兼顾,才不致将真看假,假当真。由广东省博物馆收藏,吴南生捐赠的北宋佚名画《群峰晴雪图》曾被判定为元代或明代作品。后来经谢稚柳鉴定,发现画面右下角有“熙宁辛”三字,证实为北宋熙宁辛亥年即公元1071年所作。他再通过笔墨技巧与风格,判定其画风完全具备北宋时代风格,为宋画珍品。此结论获得了其他鉴定小组成员的认可,《群峰晴雪图》现已成为广东省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谢稚柳一生过眼真假文物无数。他总结道:对一件古人作品的真伪,如果采取严的态度,说它是假货,是伪作,那是很容易的事;要看真,要肯定它,是很费功夫的。特别是有争议的作品,更不能轻率地把它否定,打入冷宫。有时不妨多看几遍,多想一想,有的画是看了思索了若干年才决定的。有些画这一代人决定不了,让后来人再看。对画就像对人一样,要持慎重态度。

  谢稚柳、徐邦达和启功三人齐名。时人多以艺术鉴定目谢,以学术鉴定目启,以技术鉴定目徐。

  在中国近现代画坛上,谢稚柳是一位非常重要的艺术家。在与张大千的交往中,谢稚柳见识到了更多的古画,不断地汲取营养。他在古画的研习上,走了和张大千相同的道路——越学越远,从明清上溯至宋元。20世纪50年代,谢稚柳的画风已经成熟了。那时他学得最多的是郭熙和王诜,但画得更加精细,又糅合了一些董源和巨然的元素形成了自己的风格。经过几十年的不断努力,当年的柳弟终于修炼成了艺术大师。晚年谢稚柳更号壮暮翁,以表达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之意。

  “少耽格律波澜细,老去粗豪是本师”,这是谢稚柳回顾人生,总结其纵览画史,参悟造化的真知灼见,也为后世学人开启了门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