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中国基因”让国礼瓷器走进家庭

  国际陶瓷研究艺术大师李见深教授曾从产品文化和产业结合的角度对国内日用瓷器行业进行了解读。“好的瓷器是美食文化的一部分,也是整个中华文明的注脚之一。”

  在技术上实现“对标国际”之后,中国陶瓷的下一站是走向世界。在刘权辉看来,中国千年陶瓷文化是行业“走出去”的绝对优势。

  在崔雁看来,近年来,中国陶瓷行业的一个明显变化是把OEM(贴牌生产)变成ODM(原创设计)。

  为了突破行业创意想象,国瓷永丰源在北京设立陶瓷设计研究院,而其中大部分设计师并非陶瓷界内行人,鼓励他们用无所顾忌的想象大胆设计陶瓷,“用设计突破想象,再以技术创新进行支撑。”刘权辉说。

  刘权辉认为,“寻找中国的文化基因,打造未来中国的文化遗产”是他们的重要指向标。中国产品要打赢国外的产品,必须60%是中国符号,40%是西方元素,才是国际所能接受的。

  深圳陶瓷作为“国礼”的宠儿,也面临着市场化的转型和挑战。高档陶瓷不能仅仅满足于成为一件带有特殊印记的纪念品,更重要的是要获得市场认可。在刘权辉看来:“产品打动不了消费者,生命力就不强。”

  “让国礼瓷器回归到万千家庭”。刘权辉认为,用设计倒逼行业工艺的进步,陶瓷要走向中国老百姓的家中,走向国际市场,重塑行业规则。

  对于目前中国陶瓷业的现状,刘权辉认为,存在的一大问题是工匠对于做瓷器的态度。他提到,在全国各地的陶瓷小作坊,都可以看见瓷器摆满一地、工匠蹲在地上做瓷器的场景,“不尊重瓷器工匠,怎么做好瓷器?”

  “中国当前是陶瓷最大制造大国,却不是制造强国,陶瓷行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要让中国重新成为日用陶瓷强国。”中国日用百货商业协会会长楚修齐说。

  刘权辉也认为,中国陶瓷转型的重点应该是打造自己的品类和品牌,比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景德镇著名的“青花玲珑”,而目前,中国自己的品类产品的确不多。“企业品牌要有品类品牌支撑,才能走得长久”。

  “把产业做得越来越简单,把品牌附加值做得越来越高,中国的陶瓷企业就会越来越自信。”刘权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