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峰会”国宴上的“先生瓷·海上明珠”。 受访者供图金砖峰会”国宴上的“先生瓷·海上明珠”。 受访者供图

 “深圳瓷”为何成国礼“专业户”?

  9月3日,在厦门举办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和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对话会上,有一套瓷器餐具“先生瓷·海上明珠”令人瞩目,而其设计制造者是深企国瓷永丰源——杭州G20峰会的瓷器提供商。

  谈到瓷器,人们脑中首先想到的一般是景德镇,“深圳瓷”缘何在传统陶瓷市场红海中突围,成为国礼“专业户”?

  请“行外人”做设计,聘德国博士突破工艺瓶颈,用机械臂完成高精度技术,永丰源的成长逻辑印刻出深企独特基因。在董事长刘权辉看来,“深圳是做品牌最好的城市。”

  “深圳制造”屡登国宴餐桌

  “金砖峰会”国宴上的“先生瓷·海上明珠”以厦门元素为背景,造型简约,做工精美,具有国际范儿。

  “瓷器顶盖提揪设计成了鼓浪屿地图的样子,外观图案创意则是来源于厦门的海滨景观。”产品设计总监、中央美术学院陶瓷设计工作室主任黄春茂说,精美的设计背后往往是无数次的修改调整。“精益求精,设计手稿叠起来有2米多高。”

  每件餐具需历经设计、配料、成型、烧成、装饰等近百道工序。国瓷永丰源的副总经理郭京洲说,这次金砖国家峰会三套国宴瓷均以晶莹剔透的高档强化瓷作胎体,采用国瓷永丰源独创的色釉分离技术,集釉中金、釉中彩、釉下彩等世界一流工艺技术于一身。

  例如,“先生瓷·海上明珠”把青花和铀中金在950度下烧熔在一起,不仅在外形上打破了青花瓷一贯雅致的风格,更是突破了金和青花很难在一起烧制的技术瓶颈。

  在工厂里,见不到一个随意摆放在地上的陶瓷,所有工人不是蹲着而都是站着做工。石膏磨具对标日本,钢磨具对标德国……2005年,国瓷永丰源的工艺已经全部达到国际标准。“尊重陶瓷”“用做珠宝的标准来做瓷器”是董事长刘权辉的主张。

  仅是为了提升工人画金线的技术问题,刘权辉就曾花500万美元收购了一家日本彩瓷厂,让他们的工人来教画金线。“画金边的工人一定要有10年以上功力,他的手才不会抖,(画得)绝对不会偏”,国瓷永丰源的销售部经理介绍。